番外(三)羊狼日常篇

小说:羊狼渡 类别:霸道总裁 作者:若蘭 字数:1828

久居山上,闲暇多了,冯旸不免想趟山下。琅洗了些晶莹的葡萄,端至冯旸的身前:“先吃些葡萄吧,若想明日就陪”。

冯旸正躺在榻上,撑起一侧在看书,于是随手捡了颗盘中的葡萄,丢在嘴里,眼睛一闭:“有些酸”。

琅笑笑,左捡右捡捡了颗大的葡萄,递至冯旸跟前,道:“吃个,个个头大,定是甜的”。

冯旸张开嘴,琅顺势喂进他嘴里:“尝尝”。

冯旸一咬,仍旧酸紧了眼。琅道:“怎么,还是酸的?不应该啊”。

冯旸道:“不信尝尝?”。

琅随手捡起一颗,丢在嘴中,牙一咬,一股葡萄特有的甘甜自口中蔓延开。他才明白,冯旸是逗他玩呢。

只羊是越越狡猾了,不就是让吃颗葡萄,还要拐么一大圈”。琅捏冯旸的下巴,一字一句说

冯旸却笑了起:“如此才算得上分甘同味呀”。

琅放下手中的葡萄,感慨道:“其实,一直想问,可曾后悔里,不同,是回不那个天宫了,但随时都可以回的”。

冯旸放下手中的书,问:“希望?”。

明知故问”。琅瞪眼睛。

冯旸故作沉思,道:“其实若真想让也不是不考虑,样吧,在上一次,就回,如何?”。

琅双手捏他的脸颊:“个,生生世世想都别想”。

冯旸尤感遗憾,道:“那看是生生世世都回不了,怎么办呢,算了,那勉为其难同只狼将就吧”。

琅一把扯开冯旸的书:“勉为其难?好啊,那本君今日就教教羊君,何为心甘情愿”。

说罢,扯开身下人的衣裳,身子覆下,又是温情蜜语的时刻。与其等一场风花雪月,不若垦一片世外桃源。活到今天,他二人早已经不计较,那蓬莱的仙山上能不能看见莲花,只在乎三寸茅屋里有没有那个他。如此便已经足够。

第二日,琅精神抖擞的陪冯旸了山下人间的集市。人人往,车马喧嚣。到小吃一条街,有卖馄饨的,有卖煎饺的,什么汤圆,米酒,臭豆腐…….食味混杂,正应民以食为天句话。

可冯旸今日奇怪的很,他条街上。却不为吃,而是拉琅走到一家简陋的馆摊头坐下,对吩咐道:“二位要两壶热茶,茶钱就按照钱算好了”。

琅:“额--------”。

人不错,提两壶热茶过,笑道:“二位只是喝茶的话,不收银钱的,二位敞开肚皮喝好了”。

冯旸道了句:“多谢了”。他替自己与琅各倒了一碗,对又道:“二人初此地,不知如何称呼?”。

琅实在闹不明白,他们家小旸唱的是哪一出?该不会带他调戏也不像小旸会干的事情啊。

回道:“姓张,二位既是初此地,日后若是想吃什么的,只管过,若是想知道什么,想哪里,也只管过”。

“如此,多谢了”。冯旸还礼。

说话间从不远处跑两位追逐的孩童。跑到前,喊:“亲,亲”。

冯旸指两个孩子,问道:“不知两位是?”。

脸上溢出幸福:“是家的大和二,一个七岁,一个六岁,正是调皮的时候,不好管教”。

冯旸说:“看过的还不错,儿女承欢膝下,日子如此过最好不过了”。

问:“嗨,日子么,好也得过,坏也得过,知足的过比什么都好,对了,客官不妨尝尝里的与客官今日投缘,不收钱,客官只管吃饱了走就成”。

不待冯旸拒绝,已经走向下的锅,利落的将两把下到锅中。边说边问冯旸:“不知客官是何方人士?怎么想到里定居?”。

冯旸十分客气答:“京城人士”,看了一眼琅,淡雅回道:“到此处是因为子的故居在里,索性就同子一道归隐于此了”。

琅手中的茶碗一顿,盯冯旸,不善小声插话道:“是啊,总要在外给夫君留足了子,说,是不是啊,小旸”。

说话间,的丈夫归,穿的也不是太富贵,看像个猎户,背一把弯弓,手中提两只山鸡,兴高采烈的走回急忙迎上,替那人拭额头的汗滴。那人将两只山鸡搁在地上,一把扶过“今日打两只山鸡,正好给补补身子,以后不在,摊就不必开了,别累”。

冯旸同琅对他家官人道:“二位客官初此地,替他们下碗”。

“好好好,”。说罢,抢过手中的活。

上的很快,两个粗碗中盛清清淡淡两碗汤,上葱花,各盖一个荷包蛋。“二位客官,请慢用”,的夫婿吆喝道。转身便拉自家的婆孩子进了简陋的屋中。

冯旸点头道谢。

拿过筷筒的筷子,递到琅手上。冯旸道:“要趁热才好吃”。

琅道:“小旸,现在总该告诉女子是何人了吧?千里迢迢下山,定不是拉的吧?”。

冯旸拿筷子提大口大口的吃了起,吃速度便放慢了,琅分明看到几滴亮晶晶的东西闪落至碗中。平复了心绪,冯旸小声对琅道:“几百年前,女子是的妹妹,宝玥公主,就是亲手葬送了她的性命”。

“陈年往事,早已过”,琅心疼样的冯旸,一把将他揽到自己怀里:“都过了,如今也看到了,她过的很好,不是么,以后常常照应些里,不叫一家子吃了苦头就是”

“是啊,一颗心总算落地了,如今的她总归是圆满了”,冯旸说。

也有,也算圆满”琅补充了句。

从屋内出时,早已经不见了琅和冯旸的身影,碗已空,桌上搁三碇金子,静静放在桌上。

拿起金子,总觉得其中一人在何处见过,可在何处见过呢,屋内有声音传出:“子,屋外有风,快进”。罢了,不想了,似曾相识的人多了,许是在某一日的梦中也未可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