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 韶忧小屁孩

小说:绝世萌后 类别:校园言情 作者:懒糖5 字数:2085

沈苍府,下子觉得连呼吸的空气都是自由的。

左转弯走上大街。太阳就快落山,街上的大多数已经收摊,直找到刚刚醒灵比较好骗的小的沈苍急坏

想起书上说过“子们更愿意亲近大自然”,于是急忙向能看见的最近的空旷田地跑去。

沈苍想的没错,田园里确实子,而且这些子看起来差多十三四岁。但是沈苍傻,躲在旁边的树后面静静观察。

远远地跑过来九岁大的子,后面跟着七八十三四岁的子,后面还十五岁的子缓缓踱步。那最大的子发话“给我打,我看这臭小子活过今天的命!”

为首的大的子双手环胸在旁看着,七八十三四岁的些对那七岁的子拳打脚踢,部分直接上灵力攻击。沈苍越看越心塞,明明差几岁,怎么某灵脉都没

期间子提议“光打死他爽,如把他扔到这枯树上烧死,也对得起让他活这么久。”其他纷纷叫好。

沈苍本来就是很没同情心的冷血杀手,更想多管闲事,对于来说,活着就是硬道理。唉,完全没办法,看来老天也想让积点德啊。现在祸水东引,要烧藏身的树,恐怕会被殃及,看来这事是非管

就在那群要把这子绑上树烧死的时候,沈苍缓缓从树后面走出。

为首的子最先发现这戴斗笠的黑衣,大喝“谁!装神弄鬼的找死吗?”

“公子,要我们连着这块烧死吧!”其中主意。

沈苍开口“这样吧,告诉我的名号,好歹让我死也死明白。”

“告诉,辄公子卫少姬,是卫国太子!”旁边十四岁左右小神经兮兮的。

“行,遗言留得够多,可以把他们烧死。”为首的子发令,剩下几子纷纷围住沈苍,试探性地扔火球术。

可是刚刚的黑衣突然。几子傻兮兮地说“老大,这也太弱吧,这就成。”他们的“老大”置可否。

被按在地上的九岁的子鬼使神差扭头看向棵树。

“哈哈,老大,说定刚刚那装神弄鬼的家伙早就灰飞烟灭。”卫少姬颔首,示意他们把地上的子也烧死。

“是谁要灰飞烟灭,还清楚呢。”清脆的嗓音刚劲力,把那群着实吓跳。

沈苍的身影来回穿梭,地上九岁大的子看着的影子若所思。

会,卫少姬已经被沈苍挟持,沈苍的小手狠掐卫少姬的喉管,卫少姬被掐得两眼暴凸,姣好的面孔此时扭曲得像样。

“还敢吗?我让要烧我的树!”就在卫少姬以为沈苍要杀死自己时,沈苍的手忽然松松“拿那棵树,换们的卫国太子。”

那群宵小们急忙扔下那奄奄息的子,抢过卫少姬就作鸟兽散。

沈苍表示其实刚刚口误下,毕竟控制自己杀的想法并是那么容易。过...反正目的达到,也算是积点德。

成功找到可以为自己醒灵的沈苍,已经准备离开,可是没想到那刚刚趴在地上的子,居然摇摇晃晃地爬起来,越过自己先步走

,就这么走?!

说好的古代彬彬礼呢?难沈苍读盗版的教科书?

沈苍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就算只是八九岁的小屁,也要礼貌!

“喂,站住!”

子转过头瞥眼,继续向前走。

喂喂喂,要就这么走啊小盆友,好歹看看身后那团黑气啊喂!

眼看小子就要走远,沈苍快速按住他的肩,下子扑倒在地。他刚刚受伤,又被摁倒在地,忍住闷哼声。

沈苍看着他“哼,现在知道疼?刚才吭的,还以为呢。”

他缓缓抬起头,长长的墨发滑落,最先映入眼帘的是那双令惊心动魄的红眸。

那双红眸如血红宝石般,澄澈透亮;又像海底深渊,好像能把神魂都吸进去似的。

沈苍的手却由自主地抚上他的眼睛,几乎是下意识的“好漂亮...”

红眸少年却努力地把沈苍的手扒拉下来,高兴“难道觉得怪异吗?”

沈苍本来很奇怪这么小的子会被追着打,现在明白。因为,他是“异类”。

他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脸上的伤使他显得极其狰狞。可能,这样的子,被认为是异类的子,即使并无坏心,旁也会觉得恐怖吧。总是对未知的事物感到恐惧,情可原嘛。

过沈苍作为“新时代的异类”,自然会见外。

沈苍把他扶起来。

叫什么?”无回应。

要学会反抗知道吗?”无回应。

“我总直叫喂喂喂吧。”

“韶忧。”

“什么?”

“我说我叫韶忧。”

青春韶华,们都说韶华代表美好的青春时光,偏偏在这美好的时光里,却总忧愁。

沈苍心中些感慨,些心疼这子,种惺惺相惜的情感。

曾经的,也被视为异类啊。

“以后谁敢欺负就拼尽全力反抗次,总会效的。”

懂。”韶忧转过去,略显嘶哑的声音似乎燃起点希冀,马上又落寞下去。

“我曾经,也和样啊。”沈苍回首往事,历史总是惊的相似啊。过作为强者,早已,在意

谁生来就是最强大的存在,沈苍原来活着的信念就是变强。

“哦,所以反抗?”

“那当然,我反抗好几次呢!”

“所以说的反抗并没什么用对吗。”

沈苍突然点都想同情面前这小兔崽子收回之前的想法,现在只想宰他。

“才是呢!我可把他们都打爆。”

“噢,真厉害。”韶忧热地敷衍着沈苍,让想揍他却没理由。

“喂,知道哪里比较小的灵师?”

“我是‘喂’,我名字的。”

“快说别啰嗦。”

韶忧又瞥眼,说“我就是。”沈苍咋舌,想到这么小的小屁居然还是灵师。

突然像是想到什么“既然是灵师好歹反抗下呀,实在打咬他们几下给咬下来几块肉我信他们还敢来招惹。”

沈苍都快被这小屁气死,既然这么天赋是灵师还反抗?

干过?”韶忧勾勾唇。

“那可是,那群开始要抓我的时候,我可是撕下来好几块肉呢,都把那几咬成狂犬病。”

“噗嗤。”

笑屁,姐在教怎么保护自己呢。”

“狗才咬。”

“哼,这叫大鱼吃小鱼,大狗咬小狗。”

“大狗也是狗。”

再说,再说我咬噢,小心我把咬成狂犬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