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 昀绮小可爱

小说:绝世萌后 类别:校园言情 作者:懒糖5 字数:2606

沈苍还比较安全,毕竟些灵师吃素

她悠闲自在,甚至掀起帘子战况。

哦哦,原民风这么坏,连小孩都开始抢劫

诶好像对啊,孩子好像躺枪啊,刚好被歹徒撞上街

,沈苍兴趣地发现小孩居然在诸多灵力攻击下躲闪如电,她敢说孩子绝对没么简单。

“小妍,让侍卫抓住小孩,过注意别伤着她。”

沈苍指指远方孩子,小妍便传话下去,一会歹徒也散,要再次上路时就把小孩抓

沈苍:办事效率真高。

马车一边一颠一颠地前行,沈苍一边饶兴味地回打量这小孩。

她发现这小女孩虽然脸脏兮兮,但面容清秀,水青色瞳子也正盯着沈苍,满脸倔强,长长棕发梳成马尾,典型古代美女。

沈苍:难道这就女主?

“你愿意去我府上做我陪读吗?”等小家伙回答,小妍便急“小姐,您莫睡觉睡糊涂,他可男子,您怎能和这种乡村野夫混迹?”

沈苍:???男?!

沈苍实在无语,这他丫到底怎么这孩子?古代人都分清男女吗?真想到木兰诗女扮男装在古代竟然!难道主角女扮男装剧情需要,所以面前这小屁孩就逆袭主角?

沈苍现在很慌,她现在感觉身边每人都主角。

沈苍:啊,我太难

沈苍也假装没小孩,问道“你愿意去我们府上吗,我家很钱,养得起你。”

小孩冷冷“好吧。”于聊天区持续冷场。

沈苍发现这时代孩子实在太奇怪,都冷冷,一点面子都给她。并且一点也教科书上说什么古代人温文尔雅,谦逊礼,一跟追债。这种感觉主要源自于沈苍被尬聊n次经验。

一会,车马皆停,小妍率先下车,然后扶着沈苍下车,沈苍一眼身后,娇小倔强身影也从车上跳下。沈苍无奈摇摇头,她可总算明白为什么她碰见这些人都愿意给她好脸色,毕竟本像她这样断伤害着些普通孩子自尊心,于导致...仇富。

府门,小家伙随下人们住到某某某院子里。“小妍,父亲回吗?”“还没,大人最近比较忙,在郊外,大约还月呢。”沈苍无语,还月才回为什么她现在就要

小妍像沈苍疑惑,又补一句“小姐,本我们也月左右才会到,只过您等。”沈苍默默在心里给小妍点赞,神补刀!

沈苍一进屋子就把小妍打发出去,顺便抛出一句话“我要午休!”小妍一愣,随即无奈摇摇头,小姐就算灵魂融合也还些嗜睡呀,得让第一灵师

正在进行极端训练沈苍听见小妍心中所想,然一定会咳出一口老血,这“睡神”之称也知道何时能去掉。

晚上。“小姐,该用晚膳。”无回应。

“小姐?”小妍又问一声,还无回应。好吧,小姐还在睡觉。小妍天真地想,然后悄然离去。

趴在窗户上听动静沈苍一口气,还好这小姑娘神经大条!

半夜,沈苍终于停下极端现代化训练,准备穿上夜行衣和斗笠到处转转,把邯郸沈府也摸透,这样以后也好跑路。

嗯,这次“地图”太大,沈苍表示这比玩游戏摸地图还带劲。

突然,沈苍眼前一亮,她站围墙下面居然小孩在舞剑!定睛一,这今天带回小孩嘛!

这人大约十三四岁,扎着英姿飒爽长马尾,身上打理干净,即使衣着朴素也透着英气。水青色瞳子里透着孤傲,手中剑即使木剑也耍很好。

沈苍觉得这孩子很她当年风姿,便忍住轻轻鼓掌。

下面人敏锐向沈苍,沈苍便也掩,大大方方跳下

“你谁?”沈苍回答,倒觉得收徒弟也错,特地动用很久伪声“小姑娘,我你天赋错,要要当我徒弟啊?”

妖媚女声响起,小姑娘吓得忙跳开向一边,手中木剑也扔在地上。

沈苍也被自己吓得微微一震,天啊,这伪音几号,自己之前可从没用过啊!莫非声带各伪音号音色都一样下次得先试验一下,然得吓死自己。过只要这小丫头听就行,虽然自己想伪长胡子老爷爷。

见小姑娘答话,沈苍又问“你想变强吗?”如果这家伙想变强,她沈苍也教她。

只见小姑娘突然跪地“师傅在上,受徒儿昀绮一拜!”

这一拜倒把沈苍惊得一激灵,过还故作淡定“徒儿啊,你叫我韶华就行。”沈苍随口说出前世代号,过在之前佣兵工会,所人都认为这名字真与她主人极度符合,谁能想到一杀人眨眼坏蛋居然起如此美好名字,当时杀手榜上第二和沈苍打过几次,也算老熟人,她表示她到“韶华”二字就想吐。

杀手一样,昀绮也感觉这名字让她极度适,支支吾吾地“韶...额...韶华师傅...”

“诶,徒儿乖~”沈苍很轻松地接受,她一直觉得自己起这名字错,很适合她。沈苍无耻程度倒很符合她人。

突然,沈苍神情严肃起“我现在给你演示一遍什么叫‘舞剑’!”

昀绮自觉地退后一步,只见沈苍踢起地上木剑,再用手接住顺势舞剑花,动作之行云流水,让二十五世纪些所谓剑仙都望尘莫及,更何况自学成才小屁孩。

昀绮眼都直,她可从没见过动作这么娴熟高手。好吧,声音妖媚事儿,子太矮事儿,名字着调也事儿,这师傅这么强大,再怎么正经也事儿!

沈苍希望自己徒弟学这些花架子功夫,还要闻鸡起舞,而且怎么实用。

“徒儿啊,你确定你一定要学使剑吗?”沈苍皱眉问。过她戴着斗笠,昀绮也见她此时表情,倒听出她微可查一声叹息。

昀绮低头,抠着手指,像遭到老师批评学生“也...。韶华师傅,我只可以学,也没人教我,所以才自己琢磨。”

沈苍再次默默称赞这孩子天赋和毅力,想到小小邯郸城竟也藏龙卧虎。沈苍认为勤奋造就天才,她明白,没某一领域上天赋与兴趣,再努力也在失败道路上持之以恒,没正确方法,单单傻练效果

过好在昀绮本就天赋异禀,即使练练这些花架子功夫,也只浪费点儿时间还可以强身健体,完全像前世些科学家让她带学生,随便和她过几招还能把脖子扭断。

“你灵脉吗?”昀绮刚刚抬起头马上又低下去,些失落“没。当时我把测灵石都震碎,却测出没灵脉。”说完,昀绮抬头期许地望着沈苍,急忙补一句“师傅,你可都收徒儿,您可能始乱终弃啊!”沈苍听着听着就觉得对劲,什么叫始乱终弃啊!

沈苍伸手给她暴栗“乱想什么呢,为师既然收你,又怎么会‘放生’呢?”沈苍满意着自家徒弟捂着脑袋,心里腹诽这孩子也傻可爱。

昀绮就算没灵脉,她沈苍也一样能一万种办法把她训练成顶级高手,并且可以赤手空拳和高级灵师斗都必胜种。

,沈苍便给昀绮演示一遍她实用狠厉身法,玄妙出招,同鬼神无异。

“你给我演示一遍。”说完沈苍便抱着手退到一边。

昀绮大大方方演示一遍,竟出奇规范,并且出手比沈苍还要狠厉。

沈苍人!

“行吧,今天就这样,下次我再找你。”说完,沈苍转身离去,甚耍酷。昀绮见师傅背对自己挥挥手,然后消失在黑夜中。心下决定要好好练习,给师傅“放生”机会。

依旧在摸沈府地图沈苍:差点忘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