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 原点

小说:异明江湖 类别:穿越言情 作者:复草明 字数:2647

骄泡温泉里异常的疲惫,由于食物的原因,让他办法进行长时间的剧烈运动。

一旁看着,觉得些无聊,就道:“你使用的是楚家的剑法吗?”传闻楚玄机能够将剑舞残影,但是他见到楚这等境界。楚家剑法讲究的是快,而是楚骄这种极其诡异的身法。

骄微微的摇头,道:“是,我还及学。”

生一愣,道:“江湖上是传言你九岁就能使白驹过隙吗?”

骄道:“那只是招式而已,我只是照模照样的学。我父亲教我练习的方法。”

武功招式是各门各派的秘密,其实也算秘密,很多经验的江湖老油条仅仅凭借对手的起手式,就能看对手是自哪个门派,更别说能能偷师。但是光知道招式是用的,训练的方法更为关键。

训练方法,就知道招式,就等同于做题只知道答案,而知道解题的思路,根本用。

生一时欣喜,这就是说楚骄使用的剑法是楚家家传,只要忽悠的好,说定楚骄就教他。当然他只学一两招,重新学习其他门派的武功等同于自费拳脚,意义。

他问道:“那你使用的剑法是哪里的?”他猜测楚骄很可能是山谷里找到什么武功秘籍。

骄道:“自己摸索的,就是结合家传招式自己琢磨的。”

感叹,才就是才,自己琢磨都能达到这个境界。他道:“那你用的是什么训练方法呢?”

招式一定要配合适合的训练方法,然时间久走火入魔经脉错乱。

骄道:“训练方法,就是和那些鬼怪们打斗的时候练的。”

生倒吸一口凉气,他这才想明白为什么楚骄的身法这么诡异,长时间与鬼怪打斗身法能诡异吗?他也调整对楚骄的评价,与鬼怪打斗都能占到上风,那与人打斗岂是碾压。

他估摸着楚骄已经达到修身境界的巅峰,与张丙恐怕是平分色。

生也死忽悠的心,楚骄走的修身的路,他修的形,道路同师傅再才,弟子也学

他想,觉得还得继续忽悠,这等高手眼前,即使学什么东西,起码也得拉拢住。

这时候楚骄从温泉中站,一边穿着他那破破烂烂的衣服,一边道:“晚上你就睡这里吧,我去给你点干草和吃的。你这里等着。”

生点点一句谢谢都说,朋友之间都是从客气开始的。

临走的时候,楚骄认真的道:“记住,佛牌千万能离身,那些鬼怪随时都。”

生点点头,他知道厉害自然再作死。

,楚骄带干草,鱼干和水,又洞口边上点堆火,道:“你早些休息,明日我们去找路。过记住,佛牌千万能离身。”他现很想离开这里,一是他想韩生死,二是仇人的踪迹,他怎么能忍受的

骄走后,韩生躺干草上,很暖和,甚至些热。他睁着眼睛等好一,觉得楚骄差再回后,摘下佛牌,放干草下面。他想见见张三,虽然他愿意,但是他想活着离开这里。

可是好半见到张三现,他只好轻声道:“张三?”

声音洞里回荡着,回答他。

“张三?”

依旧人离他。

生怒,虽然张三你现鬼,但是依旧是下人,怎么还抬起脸。他怒道:“三狗子?”他经常听李四这么喊。

可是这洞里依旧只他一个人的声音。

他手摸着佛牌,想道,难道是佛牌离的太近

突然他想起哪里对,如果张三的鬼魂如此害怕佛牌,那就应该是从洞里面的。那时候他将佛牌放洞里,那张三就应该是从外面进的。

难道这佛牌认主,让张三的鬼魂附着里面?

生对着佛牌道:“张三,你里面吗?”

佛牌回答他,显得他很傻。

生又脑洞,难道是需要梦中相见。他觉得浑身舒服,梦见见鬼,那是噩梦呀。

他将佛牌带好,准备梦中见到张三,向他问清楚离开的路。

他就睡着,但是张三依旧,但是他睡得依旧舒服。这洞里太热,让他整晚都觉得自己太阳底下烤红薯一身的汗。

他是被楚骄叫醒的,楚骄带腌鱼和水。

骄道:“你好点?”

生摸摸额头,还是些发烫。这还是温度这么高的地方睡觉,如果是草屋,他估计发烧到昏迷已经。他道:“还好吧,头是很烫。”

骄点点头,分给他一条鱼,道:“赶紧吃吧,吃完我们去找路。”仇人现,他比韩生更加急切的想离开这里。

生接过鱼干,吃几口就吃下去,一方面是鱼太难吃,二是他实胃口。他和一口水道:“你梦中见到鬼怪?”

骄道:“,他们也是进到我的梦里过依旧是我的对手。怎么你梦见?”

生摇摇头,道:“我倒是想啊。”

骄吃完韩生剩下的鱼干后,将一堆鱼干给生,道:“你拿着作为我们的干粮,如果找到路我们就直接离开这里。”

说完他背起韩生往外走,外面依旧是白雾遍布,似乎是迷雾困住他们。

骄走一阵,停下一棵树上刻下标记。

生注意到树上至少几十道刻痕,也就是说楚骄至少尝试几十次依旧去。可是当他转过头,却看见旁边好几棵树上下全都是刻痕。

他一时愣住,这样看骄已经尝试几百次,却依旧困这里。

这里似乎也其他的事可以做,除练剑、斩妖除魔、生活时间之外太多的空余时间。这些时间都被他拿寻找路。

生顿时沮丧,他觉得自己的让他们运气变好。

果然一路上刻画标记,他们依旧回到起点之处。他们饶一个圈子又回

生浑身发凉,他确实感觉到冷。这里实太过于阴冷潮湿,让他的体温很快降

他颤抖的道:“我们歇吧。”

骄将韩生放下,见他脸色惨白,就道:“你事吧?”

生脆弱的道:“事,我只是些累,我们歇走吧。”他是太虚弱,即使是趴别人的背上用走路,却依旧让他坚持住。

骄给他灌两口水,道:“你坚持一,我们再找一圈,找到就回去。”

生点点头道:“下次再走,你要时的调整方向,能直走。”

明确的标识下,通常是往右偏离着走的。这就是人野外停的原地打转的原因,这也说明这山谷很大,让他们意识到偏离的方向。

骄点点头,问为什么。

生抬头看着头上的迷雾,道:“如果这雾散去就好。”

骄道:“今晚雾气将散去一段时间,过那些鬼怪将更加的凶残,这是他们唯一能见到月亮的机。”

二人歇息,继续寻找路。转一圈之后又回到原点。

生更加的虚弱,几乎都要昏迷过去

骄将他放下,恼怒的用锈剑砍起树,像是疯魔一般。他恼怒的舞剑道:“放我去,你们这些下贱的东西,放我去。”

生痛苦的道:“楚骄,带我温泉,我。”他实是坚持,只能通过泡温泉提高一下体温。

骄听闻,连忙背起韩生跑回去。

只能等待夜晚的降临,等待雾气散去后能够找到路。

温泉中昏睡很长时间,醒后感觉自己快,温泉已经无法让他继续苟活下去

骄见韩生醒,道:“你醒等一我们就可以。”

生听到外面细细碎碎的雨声,明白为什么雾气散去。他虚弱的点点头。

此时楚骄开始目转睛的看着外面的雨,火光照他脸上,十分的狰狞。看他已经做好今晚一定要离开这个鬼地方的决心,他已经无法等待下去

当他发现水中刺客的纹身的时候,多年的仇恨被一次点燃。他清楚的记得那晚的场景,他父亲面对车轮战时的精疲力竭,武隆平的残忍卑鄙,还他母亲妹妹的惨死。

十年他每晚都梦见着一切,每晚他都梦见他的父亲和家人流着血泪,诉说痛苦和折磨,停的要求他杀死武隆平让他们可以安心的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