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 谎言

小说:阎凤传之黄巾之乱 类别:古装言情 作者:杨子铃 字数:2251

熊熊烈火,在身后足百米处燃烧着。而燃烧着的,柴火,燃油,而曾经一又一鲜活的生命。当生命落下帷幕,剩下的,一具干瘪的尸体。

尸油顺着泥土浸入地面,连泥土都已无法完全吸收油脂而向下流淌着,腥臭味已然向四面八方扑散开来。些还在努力求生的杂草,难以幸免于难,被淹没在这滔天的怨气之中。

怨气,滔天!

阎凤仿佛听到了很杂很乱的呼喊声,求救声,诅咒声,更多的期盼声。们,些死去的类,期盼能够再世为

死去的唯一的期盼,尽管些死去的已经没有了灵魂,或许们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没有灵魂连转世投胎的机会都没有,们只能在这火海之中留下一生的遗憾。

七层浮屠塔已经将所有的灵魂吞噬,入口的灵魂,七层浮屠塔会再吐出来。阎凤忽然觉得自己很邪恶,因为七层浮屠塔已经和融为一体,究竟灵魂的救赎还地狱的深渊?

阎凤只感觉很困,在倒下的时候,一只手托住了的后背,双手的主一种即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

“我来了。”这生意温和而充满了雌性。

阎凤勉强睁开眼睛,看到了略显憔悴,却颇具神采的目光。阎凤:“想到有生之年还会见到你。”

刘横笑了笑,:“十年前你曾对我说,我死,绝会让你死,今天,我把这句话还给你。”

“你么煽情干什么!”阎凤的眼皮很重很重,这样,当危险时时刻刻压着时,神经紧绷着,哪怕三天三夜毫无睡意,但只要一放松下来,掩饰住困意。

刘横,绝对信任。

刘横将阎凤扛在了肩膀上,很难想象以刘横这种偏瘦的身躯能扛起一百七八十斤的阎凤。木子花眨巴着眼睛,难好吗?想要一高大威猛的汉子把自己抱抱啊。木子花吐了口气,从兜里掏出烟盒,点上一支,幽幽的抽了起来。

事情结束了吗?

,没有,但看突然出现的猛能一只手接住甘辛强压下的枪头,实力至少与甘辛相伯仲。

“关某在此,谁敢撒野!”关一只手托住了甘辛的枪头,眉头深凑,长袖一甩,将甘辛带枪抛出四五步。眼看关轻抚长须,眼睛微闭,赤手空拳,面对风头正紧的甘辛居然毫示弱。

甘辛稳住身形,戟指怒骂:“哪来的无名鼠辈,敢在我面前嚣张。”

,一副傲慢的样子,说:“我给你一分钟的时间,快快退去,否则,别怪关某客气。”

“你,你傻,逼吧,在我面前装,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甘辛轮起长枪,正欲出手,忽然听到身后有车队驶来,轰鸣的汽车发动机声。甘辛回头一看,有三辆大卡车停在了们身后。车上下来一,满脸堆笑,肥头大耳,子和甘辛多,却比之胖出三圈,这少说有三百多斤。

甘辛拉下脸来,看着来:“你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胖子被问的有些懵了,自问和甘辛酒肉朋友,这一次过来。此名叫许青,现益州驱邪师工会会长,送笑面虎,笑的时候比笑的时候要可爱得多,要危险得多。

你会忍心伸手去打一满脸笑意的可爱胖子吗?

甘辛:“你们驱邪师没一好东西,像对面叫什么凤的,杀了我三名副将,如今,还叫来帮手欲置我于死地。”

甘辛脑子动的很快,一阎凤能在真气枯竭之际杀三名巫王境巫师,此时又出现一能仅凭肉掌能接下全力一击,还能将掀翻出四五步的。甘辛自问巫王境内鲜有敌手,能把打的如此狼狈的,只能巫圣境。

巫圣境,一日之间出现两巫圣境的敌,难巫圣境已经变得值钱了?

还有自称“关某”的同行之善茬。

而恰在此时,许青前来,把祸水引到益州驱邪师身上,白白浪费这机会?

驱邪师打驱邪师,这绝佳的主意,怎么想出来的,真佩服自己的脑子。

许青虽然还在笑着,却已经么灿烂了:“甘将军,有时候说话,还得注意用词,否则我好跟我后面这帮兄弟交代。”

卡车上站满了驱邪师,一凶神恶煞,全都盯着甘辛,似乎要将其生吞活剥一般。甘辛哪里会惧,大家明面上还友好关系,此时将怒火激发得越高涨,等会祸水东引,才会来得更猛烈。

甘辛一副气愤已的样子,说:“你看堆积如山的尸体,一座尸山,多少无辜的百姓,这么死了。我三名副将与之理论,却惨遭杀害,凶手,却你们驱邪师啊!”

甘辛一席慷慨激昂的演讲,成功将所有益州驱邪师的目光吸引到木子花几的身上。完美,连甘辛自己都佩服自己。很多以为甘辛四肢发达的屠夫,但们都忘了,从一落魄子弟,再到一方主,靠的可仅仅打打杀杀,驯服一帮忙名之徒为自己效力,远远比在官场上摸爬滚打要艰难得多。

洗脑学,成功的学的一部分。

许青奇怪:“哪里的驱邪师?”

甘辛:“冀州,原来的帮虎狼之国啊。”

秦国!

这一手用的妙啊,无论从前的秦国与赵国,还今天的冀州与幽州,本质上还,还点世代仇恨。

许青抬头看着正在燃烧的尸山,哪怕心态再好被彻底震惊了。张盘子脸五官都拧在了一起,怒吼:“好一帮秦,违逆天,惨绝寰,今日,我要替天行。”

本想用“血债血偿”来作为压轴词,这样说起来容易引起共鸣,但一想想,蓉城原秦国的疆土,上面生活的,这么说起来,倒还真合适。许青胖脑袋大,但你甘辛聪明,我许青笨了?七层浮屠塔的事在这一代传的沸沸扬扬,再傻该听说吧。再说了,这么神器,诸多势力都想要得到,神权以驱邪师为代表,王权以诸侯为代表,而如今的周王室,却还在按兵动,在想什么。

替天行这四字说出口时,已杀气腾腾,可对面却还泰然自若,这起疑了。

刘横笑了笑,拱手:“诸位,我想各位误会了,妖塔重现间,这已经皆知的事情,蓉城之内妖塔吞噬之性命已达数万。而今,各位信口开河,怕很难服众。”

其中当场的除了刘关张,木子花和阎凤外,阵营的,而刘横明知说破了天无济于事。但所谓名正则言顺,对方想找名正言顺的理由,便能让其如愿。

甘辛气的牙痒痒,自己好容易才调起来的纷争,难这么容易被破解?

当然可能。

许青:“我看你们从鹏城方向而来,恐怕披着皮的妖孽,这塔你们故意为之,涂炭生灵,妖孽罪无可赦。我们驱邪师,斩杀的妖孽。”

一句话又圆了回来,刘横知再说无意,为刀俎我为鱼肉,便只有战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