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01

小说:诺亚动物诊所病历记录簿(第六季) 类别:惊悚小说 作者:live 字数:4758

“风平浪静的时候,有多少轻如叶的小舟,敢在宁谧的海面上行驶,和那些载重的大船并驾齐驱!可等到风涛怒作的时候,你可以看见那坚固的大船像匹凌空的天马,从如山的雪浪里腾跃疾进;那凭着自己单薄脆弱的船身,便想和有力者竟胜的自量力的小舟呢,逃进港口,便葬身在海神的腹中。啊,命运,多么的壮美啊……您说吗?医生。”

壮美你妹啊!!

本来好好的小动物诊所里为那些可爱的……?喔,,偶尔也会有浑身肌肉却用“小拳拳锤你胸口”语调的身牛头怪物。还有那些温顺的……?!嗯,对,也偶尔会有统领英格兰的骄傲大肥猫。更有很多听话的……?等等,当然也会有心情喷火的狱犬……

咳咳,管怎么说,在诊所里面看诊的兽医再怎么危险,顶多也有个被猫爪子挠、牛蹄子撅、狱火烧……的危险而已!

看看眼前那漫天飞舞的阴魂、辽阔无边的荒漠以及面前呼啸咆哮的冥河……特喵的森森狱啊!!

既没有但丁那么蛋疼爱到狱当诗,也没有大力神海格力斯那么牛逼神勇无敌金刚狱抓狗狗玩……

普普通通的类兽医而已!!

还能回得来嘛?!

拜托你们的妖魔鬼怪们稍微考虑个普普通通类的感受啊!!

——个倒霉催的兽医在狱求生存的故事。

诺亚动物诊所病历记录簿

Season Ⅵ

《病历记录十四页:美女的眼球》

“风平浪静的时候,有多少轻如叶的小舟,敢在宁谧的海面上行驶,和那些载重的大船并驾齐驱!可等到风涛怒作的时候,你可以看见那坚固的大船像匹凌空的天马,从如山的雪浪里腾跃疾进;那凭着自己单薄脆弱的船身,便想和有力者竟胜的自量力的小舟呢,逃进港口,便葬身在海神的腹中。啊,命运,多么的壮美啊……您说吗?医生。”

站在发黑的高耸礁石上,高颀英俊的青年儒雅微笑着,薄薄的嘴唇轻动,吟唱出莎士比亚的名剧中让回味无穷的对白,片刻后,回眸看向后方,星辰般熠熠生辉的瞳孔里,仿佛蕴含着无尽难以倾诉的情感……

“……”

还穿着白大褂、背着出诊药箱的医生,看看帅气青年身后的背景——那漫天飞舞的阴魂、辽阔无边的荒漠以及远处呼啸咆哮奔腾息的冥河……风中凌乱中。

怎么回事?!

来个解释下好好?!

半小时前,还好好温暖、舒适的小诊所里,跟的可爱温顺(?!)的宠物狗狗玩游戏。

半小时后,已经站在了狱里头。

自问平日也没干什么缺斤少两、道德败坏,顶多初中测验做个小抄、小学扯下喜欢小女生的辫子之类,还至于十恶赦到下狱吧?!

好吧,根据俄耳特洛斯哥——刻耳柏洛斯先生的叙述,因为底下有条舒服,舒服了当然得翻身了,既然舒服,要看兽医了对吧?那好,问题来了,喵的普通的黄金巨蟒啥的宠物,而条大到卷住世界的大——尘世巨蟒耶梦加德(Jormungandr)!!

的诺亚动物诊所太小,因此没法把它带到诊所看诊……靠特,算大动物医院也没法容纳种体型的大吧?!

为了世界会在尘世巨蟒感冒打喷嚏的时候来个现实版的电影《2012》,在刻耳柏洛斯先生“亲切”的邀请下,必须出诊趟,而尘世的巨蟒在底的极深之处,而到那里的捷径,狱……

靠特,科学!!

特喵的森森狱啊!!

既没有但丁那么蛋疼爱到狱当诗,也没有大力神海格力斯那么牛逼神勇无敌金刚狱抓狗狗玩……

普普通通的类小兽医而已!!

还能回得来嘛?!

“医生,你的脸色有点发白,觉得冷?”青年摸了摸骆赛的脸庞,触手之感虽然有些凉意,但比起狱的森寒,活的温暖绝对极其罕见。

脱下了外套披到身形单薄的医生身上,在阴冷的寒风中骆赛那小身板好像随时要被风吹跑了似的。

脱下外套之后,俄耳身上却只剩下件黑色的背心,那还骆赛老妈给寄过来的老头牌背心,只过骆赛那小身板的尺码穿在高颀壮实、很有欧洲种族优势的俄耳身上,那简直件紧身背心,介于胸膛坚实如同绵绸包裹了岩石般韧硬的肌肉,手臂但管怎么说,风还很大啊!

行。穿那么少你会着凉的。”骆赛回过神来,连忙拒绝。

“着凉?”被医生关心的俄耳笑得温柔极了,狱深处道明亮的光芒,“医生,你难道忘记了我们什么物种了吗?”

温和的轻轻扬起的嘴角上扬的角度忽然加大,变成种痞相十足的笑容,青年的声音也从刚才温文儒雅如同邻家大哥哥的温和变成种牛逼哄哄老子我天下第的调调:“老子可狱双头犬!!!”

明明脸庞完全没有丝毫变化,依然英俊帅气,但因为眼神和笑意的变化,好像完全换了另外般。

粗鲁把外套直接压到医生的脑袋上:“万冻挂了,直接留在狱别走了。”

“……”

种嘴欠到想要揍的关心,还真天下只此家别无分号了。

“诶哟,多么个很美味的灵魂啊,闻到都让心动已,留下来嘛!”

个娇嗲的声音从阴影中响起,可伴随着如此娇媚的声音,种爬虫类履带式运动的特殊摩擦声。

肋骨和腹鳞之间的肋肌收缩,带动肋骨向前移动,而宽大的腹鳞片接片的翘起,竖立的腹鳞只只的小脚踩着面,样肌肌的用力、放松,反作用推动的向前爬行的细碎断的簌簌声音听得极为瘆

面上出现了奇怪的光影,上半身身材妖娆、长卷发的女性,而下半身连接着却蜷曲着的巨大躯。

条白玉雕琢般光滑的手臂从骆赛后面探出,环绕勾住了的颈项,青葱修长的指尖轻轻撩过的下巴,甜腻的声音在耳际边响起:“好新鲜,还个大活呢!嗯……虽然岁数大了点,及孩子的鲜嫩……”

真的很抱歉啊!

岁数止大,还老老骨的块老腊肉了好吧?!

那麻烦能移开那些自以为很漂亮但指甲很尖而且还黑乎乎的,小孩子都懂得指甲长了如果剪的话很容易藏匿脏垢卫生好好!

换成平时,种恐怖片式的怪物出现模式要把骆赛给吓个半死,可自从被丢进狱,破罐子破摔状态的医生已经进入了内心深处的草原放出成群羊驼的状态——别逼我放出我的羊驼大队,分分钟踩死你信信?!

特洛斯的脸色变得非常好看,嘴角掀起,从牙缝间滋出类听懂的恶魔低语:【把你的手拿开……拉米亚……否则你会受到狱火的焚烧……】随着恐怖的声息,从嘴角像烟火样冒出丝丝的黑色火焰。

“你……俄耳特洛斯?!”

美女皱起眉头,身在上盘动卷起,让她的上半身升起更高,金色的卷发在风中飞扬:“太好笑了!俄耳特洛斯竟然成了类的宠物?!厄客德娜愤怒的咆哮声想必会响彻塔耳塔洛斯……”

“闭嘴!!”

震怒的特洛斯仰天长啸,震耳欲聋的吠叫声像荒原的狼吼般响彻灰色的狱荒野。柔软的头发根根爆起像尖锐的荆棘转眼变成了钢针般坚硬的鬃毛,足以咬穿钢板的獠牙森白锋利,转眼间,刚才还帅气英俊的青年已变成了头黑色杜宾外表的双头恶犬,颗脑袋呼哧呼哧喷着狱火的吐息,颗脑袋呼呼无声,然而丝银色的唾液垂落在上时毒性之剧烈甚至严重腐蚀了面。

“俄耳特洛斯又怎样?!难道我会怕你成?”长而有力的尾突然像鞭子样抽过来,下子缠在了骆赛的腰上,那巨大的身力量极大,下子把医生卷上半空,“老娘在狱吃了么些年的腐肉,好容易来了块鲜肉,谁也别想把从我嘴里抢走!!”娇媚艳丽的面孔瞬间变得无比狰狞,卷曲的头发逆风飞扬起来,尖利有力的双爪简直轻松能从医生的胸膛里挖出心脏来。

“放开医生!!”特洛斯发出了比草原的鬃狮更凶恶的吼叫。

“……”而贯温和的俄耳也像平时那般冷静,长脖子缓缓低垂,喉咙发出低沉的咕噜噜的声响,双头犬的四肢伸开,犬毛倒竖,随时准备扑向条半的巨大蟒怪。

它们认识条半的女妖,更知道她邪恶的本性,她绝对普通残忍的妖魔,而对血液饥渴无比,以残杀吞食孩童为乐的恐怖女妖。医生落在她的手里,那真的只能说凶多吉少。

“……”

现在什么情况呢?

嗯,看样子,我卷住了。

然后,家的狗狗正准备跟发动攻击。

宠物犬跟野外的毒似乎相当对盘的两个种族,作为兽医,曾经次接诊过因为给被野外毒咬伤的宠物犬。甚至还有次,只狗狗在田野玩耍跟铜斑短兵相接后,狗狗咬住了则用身体死死缠住了狗狗的嘴巴,令它无法张口撕咬,导致双方都无法摆脱对方的僵持局面。

当然件有趣的事情,实际上作为犬主,应该避免自己的宠物犬跟野生的接触。狗狗性格活泼,对世间万物都几乎抱有种好奇心,而它们总习惯用鼻子去嗅,甚至用舌头去舔,可对于来说,种受欢迎的举动,肯定会发动袭击,如果那条剧毒的,那意味着狗狗很可能中毒,而且如果没有及时采取急救措施,防止毒扩散的话,那么狗狗很可能会中毒而死。

“等下。”

被卷在半空中的医生淡定扶了扶眼镜。

位女士,你最近否觉得肤比较干燥,表角质化程度很严重呢?”

“……咦?!你怎么知道的?!”

“还有肤甚至已经出现了严重的磨损,甚至有残缺全的情况?”

显然,的生命共同体,无论类还怪物,只要雌性,显然没有注意肤好坏的。

女妖瞬间忘记了还在跟狱双头犬对峙剑拔弩装眼看要干起来的情况,变成对自己的肤超级在意的粉红少女,双手捧着脸庞尖叫起来:“咦?!说起来真的呢!我最近的肤突然变得特别粗糙!都怪天后在我身上施加了能睡觉的咒语,没有美容觉肯定会影响肤质量的啊!家才二十好几的,才肤粗糙啦!”

美女嫩白的脸庞以无限接近于零的距离凑到医生眼前,简直都跟脸贴脸了。

那边的狗狗嗤之以鼻,知道对方底细的特洛斯毫客气的戳破对方:“老、太、婆!你的岁数单位用万来算的吧?装什么小女生啊!皱纹的皱褶都层层能夹死个苍蝇了!”

无论妖怪还类,只要雌性,绝对会高兴被称为“老太婆”,即使她确实

“俄耳特洛斯!!!”

像被踩了尾巴的女妖,瞬间又严重妖化起来,头发飞扬,犬齿爆长,指甲尖锐,族探叉舌的咝咝声让头发发麻。

然对于医生来说,场景恁熟悉怎么回事?

喔,对了,葫芦娃,葫芦娃,根藤上七朵花……

再来个“叫我女王大”,造型,老惦记着吃炖葫芦瓜的青精嚒?

医生淡定打断了两只准备开撕的小动物:“我注意到你的鳞片颜色没有什么光泽,甚至呈现出种灰暗变浅的感觉。另外还有你的眼睛,已经有点蓝白的状态。根据我的判断,你应该准备进入蜕的周期了。”

“诶?!蜕?!”

“您下半身的体其实衍生的角质鳞,鳞片与体表连在起,包裹身体,主要保护体内的器官,并且防止体内水分蒸发的作用。而表也没有肤腺体分泌汗液导致干燥的缘故,层表极其容易角质化的,简单的说,变成层死细胞。再加上日常需要爬行导致磨损,需要定期蜕,换上新的鳞片。可以说,个有趣的生长规律。”

“原来我要换!!”美女脸惊讶,转念想自己要剥下身上的呢!那得多疼啊,瞬间露出怕打针的病看到医生给开输液时的表情:“医生,换疼啊?”

作为名医生,对于病患,骆赛总有着足够的耐心:“疼倒疼。但需要注意保持湿度,因为如果蜕时的湿度够,会导致停止蜕,旧的会残留在身上。如果下来,很可能导致死亡。般来说,本身健康的和怀孕的比较困难了,因为蜕的过程中受阻,有时甚至会达到几天都蜕下来,如果直都蜕下来,会引发死亡了。个时候工干预,协助它蜕。”

样啊!我得找个帮手才行了。然我的蜕着蜕着蜕下去,那惨了!”

“……”

能把个成年整个举起来,挺健康的吗?!

完全需要帮忙吧?

至于帮手……用来做蜕后补充营养的粮食储备吗?

骆赛忍住内心严重吐槽,当然,样打击病患的积极性,更何况,现在正被的病患用尾巴卷起吊挂在半空中。

的美女扭动纤腰:“既然样,我得赶紧去找个潮湿的洞穴了!”

巨大的尾带着骆赛往下放,在双脚重新接触到面,巨大的尾缓缓滑动抽离的身体。

“医生,您真错的类。诶呀,我想起来了,您米诺陶诺斯到处称赞的类医生吗?”

米诺陶诺斯?!

都给做广告做到狱深处去了?!真……

太!感!激!了!呀!!

广告可可以拜托做给普通点的客户,都已经郑重澄清了,狱的客户来的动物诊所光顾特别欢迎啊!!

难怪了呀!对了对了,听说您还收诊金……”

谁说!?乱讲!!

受诊金的水电费账单怎么交?!

当然要收的啊,问题你们能给类世界流通的货币吗?!

“既然样,我个送给您吧!”

身女妖拉米亚等骆赛拒绝,往手里塞了个东西,抛了个娇滴滴的媚眼:“再见吧,医生!等我换完,再约哦!”然后摇摆着妖娆的身躯施然离开了。

然并要。

医生默默摊开手,看着手掌中滚动的颗眼珠子。

“……”

什么鬼!?

要个眼珠子干嘛用?!鬼太郎!!

特洛斯瞅了那个眼珠子眼,大鼻头打了个响鼻:“喔,拉米亚的眼珠。因为赫拉的咒语使她无法入睡,宙斯只有在破除赫拉咒语的前提下,给了个可以随意移除眼珠的魔法。”它抬头看了看骆赛,“医生,你想换个眼珠子颜色吗?”

拉米亚的眼珠颗透明如大海般的蓝玻璃珠,清透又明亮。

用了,我对我现在的眼珠子很满意。”开玩笑了,个“黑眼睛黑头发黄肤”的中国,眼珠子个海蓝色!?而且里只有颗而已,要换上个眼睛蓝个眼睛黑,变异吗?!

“……我也比较喜欢医生现在眼珠子的颜色。”

特洛斯小声轻轻嘀咕。

至于俄耳,拉大了它大大嘴巴打了个舒服的哈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