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01

小说:诺亚动物诊所病历记录簿(第六季) 类别:惊悚小说 作者:live 字数:4351

《病历记录一百一十五页:冥河游轮尼克号》

115-01

河水缓缓流淌深不见底,岸边凉风袭,和自己的宠物犬轻快样的河岸边,聆听着河流流淌时发出的欢快歌曲,让了一丝丝错觉,仿佛自己根本不原本居住的城市,而至世外桃源……

擦咧!他确实已经狱了好吧?!

冥河的河水黑不隆冬跟墨汁一样必须深不见底啊!

袭面而的根本不是凉风是阴风!美景个毛线球!!

流淌的河水发出的歌声,那是趁冥河里面的亡灵发出的尖叫!

黑色的河水汹涌澎湃,背着药箱的医,带着他家的双头杜宾犬,悲壮无比冥河河边。虽说叫做河,但河面宽敞的程度完全是看不到对岸的,简直就像海面一般。

尽管内心深处的羊驼已经养出了一整个草原都站满了的数量,但医依然保持了一如既往的淡定。

什么呢?凄风呼啸、阴魂惨叫神马的,习惯就好。

他家诊所好歹也算是狱双头犬看大门了,满打满算,他跟最近搬到他家隔壁的冥主哈迪斯家的差别,就是看门犬的脑袋少了一颗而已。

“俄耳,接下们要往哪个方向走?”

既然接了诊单,不管是火海刀山还是狱深处,就必须出诊。而他的目标客户貌似是狱深处,就还好是自家狗狗老家,真是不幸中之万幸。

身边的双头杜宾犬之一的脑袋对医的话极为敏感抖动了一下耳朵——俄耳抬起了头:“医里只是冥界的入口,那条大肥蛇待底最深处的方,可以说是各国府的尽头所,所以们要穿过整个冥界,还要越过原始的深渊塔耳塔洛斯,稍微点远,医要坚持哦!”

只是……稍微点远吗?

“医。”俄耳考虑到医还是第一次下狱,乖巧又主动承担起解释的工作,“们前面条河叫阿刻戎(Acheron),也叫做痛苦之河,条河横跨了整个冥界,所以想要进入冥界深入,就必须通过条河。”

比起俄耳对医的细心解释,同一副身体却另外一颗脑袋的狗狗特洛斯显得些漫不经心,对于特洛斯说,狱太无聊了,既没可以给它蹭的电线杆或者树木,也没可以给它埋玩具的墙角,更没卖牛奶球杂锦牛肉口味成犬粮的店铺,无聊死了。特洛斯忍不住拉大嘴巴打了个哈欠,抖了抖屁股,习惯性抬脚,一条腿僵直半空,身体形成了一个角度……

“咔嚓——”

“汪!!”

俄耳一回头精准无误咬了它的耳朵,制止了它抬腿之后的行为。

“干嘛咬?!”特洛斯抖动脖子,甩开俄耳的牙齿。

抬腿干嘛??”

“……”

怎么不知道尿可以撒?!”同一个身体的俄耳可不觉得自己个需求。

听到自己狗狗们的争闹,安抚摸了摸俄耳的脑袋:“也没什么,时狗狗到处撒尿之后,把膀胱内的尿液用光了,也都还是会拼死命挤出几滴,留下自己的信息激素气味,也是为了占盘嘛!”

既然医阻止,俄耳也没再咬特洛斯,乖巧蹭了蹭医的手心,趁医没注意的时候,给特洛斯瞟过去一个‘个笨蛋,狱冥河边觉得会除了之外第二条狗吗?还需要占个毛线盘啊?!’的眼神。

特洛斯缩了缩脖子,同体异首的兄弟就是难伺候,别看他面前装乖巧,实际狱深处,最让害怕的从不是它,而是能吐出连食尸鬼的骨头都能融掉的毒液的俄耳。

俄耳懒得再跟特洛斯废话,甩了甩脖子,杜宾犬的身体发了形态的变化,转眼间变出了英俊的青年模样。

浩瀚的大黑河边,皮肤白皙又俊美,介乎于成与少年之间的青涩肌体,样的青年简直就像拥类最理想的俊美的古希腊神祗雕像般令移不开视线。

眨眨眼,扶了扶眼镜框,一道反射的光掠过镜面,面的神色让捉摸不透。

“医想什么?”俄耳靠得更近了一些,嘴角一抹魅惑的笑容,琥珀色的眼瞳就像夜空中的星辰坠落其中。

“……俄耳,要不要先穿衣服?虽说附近没几个活,但吓到飘过路过的灵魂也不是很好。”

“……”

俄耳边嘎吱嘎吱磨牙,边老老实实穿裤子。

条河要怎么过去呢?”医抬头打量河岸边附近,条漆黑的大河,说是河,但完全看不到对岸。“找找看,橡皮艇什么的可以租啊?”

“橡皮艇是过不去的。”青年套体恤,伸展了一下四肢。

“那或者是游轮?”

俄耳失笑,不由得觉得医太可爱太天真了:“医里可是狱,怎么可能游轮呢?要知道,冥河的水质跟凡间的水相比轻太多,连灵魂的重量都无法浮起,所以又叫做‘羽沉河’,不可能会……”

骆赛眨眨眼,抬起手,指着他身后,俄耳缓缓回头,看到一艘巨大的奥林匹克级豪华游轮缓缓从他身后的河面驶过,游轮船身高耸,简直就像一座移动的城堡,而船身,极其坑爹标示了“Hades\\\' Titanic”。

“……”

被啪啪打脸的俄耳觉得他是不是离开点太久了,……什么鬼?!狱双头犬瞬间产了自己是不是走错狱的疑问。

艘巨大的豪华游轮带着沉重的闷响,他们附近的岸边停下。伸缩舷梯缓缓下落,“啪嗒”自动架设,将面和舱门连接起,此时舱门缓缓打开,一个身穿白色船长礼服的走了出

位船长满脸胡须,身形肥胖,一看到岸,马就迎了

“喔喔!看新的客乘船了呀!欢迎欢迎!”他热情洋溢,满脸营业用笑容,看到骆赛的时候,简直就像看到了金元宝闪闪发亮似的,“好啊!新的灵魂!欢迎乘坐们冥主尼克号游轮。”

“……”狱的朋友们,坐艘船不怕沉吗?

船长完全无视骆赛嘴角的抽动,仍旧沉浸自己的世界里,口沫横飞推荐自己的游轮:“们的游轮活动空间非常大,即使您平时会晕车,但们的游轮,是绝对如履平,完全不会任何感觉!”

如果去的是灵魂,请问还能什么感觉吗?!

晕车?!晕船???

骆赛忍不住抬头看向游轮方,甲板那些飘飘去的半透明阴魂,他们脚不着让他们怎么晕?!

尽管内心的羊驼们已经欢腾出闸,但骆赛还是保持了他一贯的淡定,扶了扶滑下鼻梁的眼镜:“不好意思,艘游轮太豪华了,们可能没那么多钱坐。”

不能怪他太节约,毕竟游轮少则几千,多则万,他家那小诊所实只能勉强维持营业的状态,再加经常些极其不靠谱的怪物看诊,又不给付类通用货币,让他哪种闲钱去坐游轮玩耍?!

“诶呀,位灵魂,不要么抠门嘛!”船长可不愿放过任何一个赚钱的机会,仍然不放弃说服骆赛,“您看啊,冥河的河道相当复杂,河水又起伏不定的,们以前用小船渡河,半路中途经常发意外!现换成了游轮,安全系数绝对提高了不止一个档次。凡事以命安全为第一要务啊!您说是不是?换成凡间乘坐游轮出国旅行的价格,那们的价格绝对是非常亲民的了。而且交一次钱,就可以随便玩了喔!”

命安全确实很重要……那拜托回头看看的客,还一个是命的吗?!而且凡间的游轮贵那是因为双程的价格,是回的好吧?!

位船长,艘船是送过去不打算把带回的单程吧?价格不打折都好意思吗?!

还交一次钱,多新鲜,坐船的都是死翘翘的灵魂,到里还能分期付款不成?!

骆赛虽然内心的羊驼已经撒欢撒出洪荒之力了,但面依然不显,他不说话,船长倒是觉得他应该是快要被说服,更是热情一把搭他单薄的肩膀,一脸神神秘秘、讳莫如深压低声音:“位新鲜灵魂啊,看啊,条游轮,除了可以欣赏阿刻戎河的漆黑可怕和汹涌澎湃之外,还可以参加们举办的幽灵晚宴,那可是非常难得的宴会,完全可以交到一些新朋友。没准……呵呵,瞧您样,估计死之前还是单身吧?没准还能遇到桃花运呢!看怎么样?”

不!谢谢!样的运气完全没必要。

幽灵晚宴交到的桃花运?!确定不是鬼情未了吗?他并不需要一个鬼新娘好吧!坑谁呢是?!

骆赛正考虑该如何拒绝船长先拉皮条式的热情,旁边的青年已经看不过那只搭他肩膀的毛手臂,一把抓住对方的腕子掀起丢开。

被打算谈意的船长当下不高兴了,转头一看,却见那英俊的青年琥珀色的瞳孔流过金色的光痕,威胁力极强:“卡戎,给医介绍女朋友的话,怎么也得们同意吧?”

俄耳,重点全错了吧?!

再怎么万年单身,甚至单身等级修炼至魔法师的段位,也必须能选择一个飘半空脚不着的女友啊!

“俄、俄耳特洛斯?!怎么是……怎么回了?!”一看到俄耳那张英俊的面孔,船长顿时露出一脸看到恶鬼的神情,“不是已经离开冥府了吗?离开的那一天,厄客德娜的咆哮声甚至传到了,冥河的河水因她的愤怒而汹涌不息……”

俄耳目光微敛,露出不屑的神色:“管那个老太婆去死。”

卡戎打量他:“现,难道说已经……莫非是看那头怪物,准备配种了?”

想起热衷于把自己和老哥拿去配种再点小怪物的怪物老妈,俄耳英俊的脸庞瞬间扭曲,嘴角发抽:“……闭嘴,卡戎,如果不想的船里被烧掉的话。”

卡戎赶紧闭嘴不再敢提茬,开玩笑了,全冥界都知道俄耳特洛斯的狱火连灵魂都能烧掉,他条船都不够他一嘴巴啃的。

艘船是怎么回事?!”

“诶……能怪吗?”卡戎哭丧着脸,“怪就怪凡经常拿们冥界的题材拍摄电影,而且每次都把边当坏,整得那叫一个破破烂烂,就总是阴暗漆黑的调调,而且次次的代表性物件肯定就是里的冥河渡船。不是破船烂帆,就是到处蜘蛛网、骷髅头的,物形象那就是固定的披个灰黑脏斗篷的脏老头,要不然就是全身没半点皮肉的黑骷髅架子……说实的,也很无辜。好歹也是创世神祗黑暗神厄瑞玻斯和黑夜女神倪克斯的儿子,虽然工种不咋滴,怎么就考虑一下的感受呢?说,么拍的那些,以后是不打算过河了是吧?”

“……”

旁边的吃瓜群众骆赛不由擦了把汗,个什么举头三尺神明的说法,看不止是他老家才的,欧洲的大下头,蹲冥河旁等着摆渡灵魂的渡船,闲着无聊时用他的小本本记下了世间扭曲他物形象的活名字。

突然后颈点凉凉的……

卡戎继续说道:“回哈迪斯大去了凡间,闲着无事去看了场诸神啥啥的电影,回就不高兴了。给埃阿科斯(Aeacus)大下了道命令,要他着手整改冥河的对外形象。”

“埃阿科斯?冥界的法官还管个?”

“是啊,埃阿科斯大虽然很忙,但毕竟是冥王大的指令,他还是亲自督办了此事,喏,看,条游轮就是他给调拨过的。”卡戎相当自豪整了整身一点皱褶的白色船长服,“不得不说,艘游轮之后,的营业额也直线提升了。”

“……”

“咳咳!”骆赛干咳两声,提出了问题的重点,“那么可以问一下,渡河的船资是多少?”

“一个奥波勒斯银币。没法子,埃阿科斯大太忙了,调价的批文交去之后一直都没批下也不敢擅自升价。”

奥波勒斯银币?!

怎么可能啊,那是古希腊的货币吧?游船都么先进了,怎么流通的货币不及时更新一下呢?

骆赛显然相当为难,俄耳倒不觉得什么,他指了指骆赛:“说卡戎,是不是年纪大了眼睛不好使?”

“啊?”

“医是活。根本不需要支付货币。”

“喔……啊?!??活?!??”

卡戎登时吓得眼珠子都瞪得老大老大的:“不是吧?又?!些英雄把府当什么了?恐怖屋游乐场吗?”他重新打量骆赛,觉着以骆赛种身板看着并不像之前过的那些古希腊英雄,“俄耳特洛斯,确定是他要进狱?他身板块头,跟大力神海格力斯差太远了吧?还是说他跟俄耳甫斯那样能弹奏连狱三头犬都被迷惑的优美琴声?”

不好意思啊,学的时候体育老师可只是教了第八套广播体操,外加扔个实心球、跳个远跑个步,并没教杀死巨狮剥下兽皮、砍断九头蛇脑袋样的技能,至于音乐课,那大多就是音乐欣赏打瞌睡,唱一下可爱的祖国,顶多按老师兴趣爱好教了下电子琴……

只是一个普通的兽医。因为收到了接诊的请求,所以出个诊。”

“出诊?谁病了?”

卡戎话音刚落,面突然发了剧烈的震动,河水翻起了滔天巨浪,巨大的游轮也被冲得左摇右晃,“咔当!!”撞击了河岸。

俄耳连忙伸手扶住骆赛,让他剧烈的震颤中稳住。

“诶哟——”等动停了下,卡戎一脸惊诧,“是怎么回事?!”

“是耶梦加德。”

“啊?尘世巨蟒?不会就是因为……?”卡戎瞬间想到了原因,对医的眼神瞬间产了变化,敢去给尘世巨蟒耶梦加德看病的兽医,那简直比大力神更牛逼啊!怎么说,大力神顶多也就是杀死点牛啊、马啊、蛇啊、野猪啊、怪鸟啊之类的普通怪物,可骆赛要去找的是尘世巨蟒啊!翻个身那不是压死那么简单,直接就能引发世界末日的史前大怪!!

“喔喔!英雄!!”卡戎握住骆赛的手,“请您务必要登们的冥王尼克号!您的到真是让们蓬荜辉啊!待会必须给签个名留念!!万一您被耶梦加德杀死了,再坐船给您打个九点五折!!”

“……”

不,谢谢,种名字一听就坑爹的游轮就算免费,他也一点都不想坐第二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