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03

小说:诺亚动物诊所病历记录簿(第六季) 类别:惊悚小说 作者:live 字数:4117

115-03

“确实。”医生没反驳话,对待流浪猫狗做法,向来属于极尖锐矛盾话题,但双方,却似乎都没错。没解流浪猫犬带来问题,骆赛扶扶眼镜:“流浪猫狗确实带来生态环境危害,携带寄生虫和病菌,噪音以及卫生环境问题。但不管喂养救助,还捕杀消减,无论何种对待方法,这都不这些猫咪和狗狗应该承受。”

作为兽医,也曾经遇到过许多带着宠物门看诊,不好意思打听把宠物送渠道。这些客都不各自冲动买宠物理由,比如说看到橱窗里头可爱还没睁开眼睛狗狗于心动不已,比如说因为喜欢偶像家里养宠物所以也要养一一样,比如说因为宠物潮流中对一些特定、名贵品种追捧……等等各种缘由,可在费尽心思得到们想要宠物,在照顾一段时间后,因为各种原因,才发现自己根本还没做好照顾宠物准备,也没照顾好宠物能力。

骆赛对于这种客,并不会站在道德高度去指责批评们,在治疗宠物过程中尽量劝导们保持耐心,仔细手把手教们一些照顾宠物方法,提供让新手主解决们头大如斗疲于应付手忙脚乱小细节,毕竟从一开始获得宠物喜爱和新鲜感能维持一段很短时间,更多需要在与宠物共同生活中磨合,里面需要耐心和包容,甚还持之以恒毅力,以及遇到突发事件应急能力。这本来,就不一件容易事。

这些客一些在一段时间之后,会感染笨蛋主症候群症状,满脸宠溺带着自家小宠回来复诊,跟医生各种交流过程中不易和辛酸,但吐槽完之后还会抱着自家宠物各种磨蹭。

然而一些,却再也没来过。

骆赛不确定这些在离开诊所之后,否能够坚持去,还已经用其渠道送走宠物,更甚者,把自己宠物随意遗弃,医生能希望也许对方不满意自己服务,换一家动物诊所光顾罢

“流浪猫咪和狗狗们动物,它们没任何其经济、社会概念,它们遵循最原始行动模式,它们在城市中尽可能求生存,要最多不过一口吃食、一个睡处。如果它们破坏城市环境,那造成这样情况,完全因为类不负责任行为导致。”医生摸着怀里小狗柔软毛发,它在生前,也许曾经被谁抱在怀里温柔对待。骆赛怀抱十分温暖,它已经很久很久没感觉过温度,小狗回应磨蹭着,伸出小舌头轻轻舔手背,小小尾巴轻轻甩动着。并非说对狗狗没爱过,但因为类拥太多,要爱东西太多,分给宠物爱便分母分子,而对于宠物犬,它在它心中却“1”,唯一一。

“认清楚自己能力,才决定否驯养一宠物,如果没这个能力,那么在养之前放弃,才真正爱。曾经给予过让它们终生难忘却极其短暂爱,对于被遗弃猫咪和狗狗而言,才最大残忍。”

吞噬猫咪和狗狗们灵魂漆黑阴霾像被暖风轻轻吹散般,消失无踪,原本难看死亡前模样因为灵魂在共鸣中得到安抚而渐渐消失,取而代之它们在生存时候得到最多温暖和爱护模样。满身胖乎乎肉肉,圆滚滚模样,蠢萌蠢萌异国短毛猫调皮歪着脑袋。耳朵向前屈折,小眼睛小可爱苏格兰折耳猫小小一,蹲在那里舔爪子自己跟自己玩儿。短脖子大鼻子,一脸憨厚实则凶猛攻击性极强英国斗牛犬张着嘴流口水。几头块头壮实藏獒威武雄壮站在那里,像忠臣卫士一样骄傲矗立。

站在骆赛前面特洛斯,想起离开狱之后那一段流浪日子,和俄耳何其幸运,得到医生收养,……忍不住悄悄回头看骆赛一眼。医生个普通类,经不住独眼巨一个手指头,也经不住美杜莎一个眼神,甚至弱不经风多跑几步也得喘口气,可意志总如此坚定,认知从不动摇,即便因为和俄耳,不得不遇到各种奇怪遭遇,然而医生仍然保留那份们初遇时温暖,而且,从未改变。

心里着一种甜甜感觉慢慢在发酵,发酵着似乎变成东西……

那亡灵说不过骆赛,顿时恼羞成怒,忽然露出凶恶鬼相要向扑来。

正沉浸在偷偷欣赏自家主美好特洛斯就像被踩尾巴狗狗,一脸不爽转过脸来,牙口极好“咔嚓”两口把磨牙棒嚼碎吞,咧开森白犬牙,正准备给点狱火送这亡灵最后一程,谁料扑到面前亡灵突然像被一无形大手抓住扼制动作,“呼——”从原拔高半悬空中。

亡灵试图挣脱,可完全就像被钉在本子虫子标本一样,根本逃不开。

卡戎从特洛斯身后缓缓走出来。

横伸出一手,掌心中一团幽光化成两道,一拉开,在手中竟然凭空出现一根黄金长竿。幽光荡漾,自手背往手臂再向身体位置幻化出一身灰黑色斗篷长袍神秘形态,阴风扬起斗篷,刚才还热情洋溢游轮船长,此刻总算现出千年以来被记载冥河摆渡真正模样。

目光中闪烁着最后生命火焰,手中黄金长竿曾经在府摆渡无数亡灵,那黄金竿身也砾染阴玄黑暗,胡子拉碴大叔模样竟然也变成年轻男子模样,白色长发从斗篷柔顺滑落,随风飘扬,斗篷面孔俊美至极,然而脸色略见苍白,偏红唇色让去带一丝妖异。

亡灵在半空中像一条被吊鱼般扑腾挣扎,之前华丽而精致礼服像幻象般被瞬间撕碎,露出死前最后穿着——一套破破烂烂睡衣以及被砸破脑袋。

“求您放过我吧!我并不故意冒犯……”

“在船之前,我不已经跟你们都说过规矩吗?”卡戎森然语调让不寒而栗,这就黑暗神厄瑞玻斯和黑夜女神倪克斯儿子,游走在冥河两岸摆渡看过千百年离开尘世来这里渡河亡灵,看透亡灵对尘世哀、怨、爱、恨种种,早已铸炼出一颗比钢铁更坚韧心脏,亡灵哀求对来说毫无用处。

“生命在死亡之后,都属于哈迪斯陛灵魂,不管,还动物,我都会摆渡它们渡过冥河。”声音缓慢力,生命火焰在瞳孔中跳跃,突然大盛,“不尊重死亡,给我滚。”

卡戎手中黄金竿稍一摆动,半空中亡灵顿时像被无形大手狠狠甩出船弦,远远掉落在涛涛翻涌冥河黑水中。

在河里沉浮不甘亡灵发出见啸吼叫:“你怎么能赶我船!!我可支付一百倍渡资啊!!让我船!!!!”

冥河河面反射寒光,在卡戎冷峻侧脸滑过一丝阴测测光弧,沉重黄金竿“咚”一声闷响栋在甲板,左手抬起袍子一摆,袍子里无数奥波勒斯银币像流淌河水般哗啦啦宽阔袖中倒入水中,“噗通噗通”清脆落到冥河之中。

“你渡资,还给你。”

森冷语调,让附近看热闹幽灵好像灵魂都被冻结般,没心思再看热闹,赶紧走为妙,免得卡戎心情不好,殃及池鱼。

被丢亡灵扑腾就沉去。阿刻戎河河水连羽毛都会沉去,被卡戎无情抛入河中亡灵,根本无法渡过自行冥河,能在阴冷河水中被逐渐侵蚀,最终化作虚伪。

恢复原来面目卡戎,原本就一位高大神祗,斗篷遮掩着俊美苍白面孔,白色柔软长发长至双膝,完全跟之前那个胡子大叔模样呈明显区别。

转过身来,带着歉意对骆赛垂首致歉:“很抱歉,骆医生,让你受到不必要惊吓。”

“喔,还好,还好。”

抱着小狗骆赛觉得自己大概坐在做前排看出玄幻大片,毕竟在诊所时候,就没少遇到会脑袋颗大牛头王子殿,或者满脑袋绅士先生,眼前这位顶多就个模样,谁还没个第二张面孔呢?诶,见怪不怪呀!

特洛斯对于卡戎真面目相当不以为然,嘴里磨牙棒给几口吃没,还没过够瘾,能咂巴咂巴嘴回味一牛奶蔬菜味道,但作为一在医生驯养训练狗狗,即使闻到医生袋子里还磨牙棒食物味道,也能够按捺住去翻包找食吃欲望。

骆赛怀里狗狗,圆圆小眼睛盯着遗留在甲板半根磨牙棒,可食物在滚来滚去弄得很脏,显然不能再吃。骆赛注意到小狗“呜呜”叫嘴馋模样,从兜里再掏出一根磨牙棒,喂到小狗嘴里。

“!!”我磨牙棒!!

特洛斯瞪大眼睛,看着小狗满心欢欣叼着原本属于磨牙棒……小家伙胆子很大嘛!竟然跟狱双头犬抢食?!

然而这小狗却并没开吃,反而轻轻叼在嘴里,在医生怀里四肢刨动,扭动身体,骆赛明白它想获得自由,便将它放回面。

小狗一落,叼着磨牙棒一瘸一拐跑到特洛斯面前,把磨牙棒放到脚边,抬头不断发出叫声,高兴表示要与分享。

狗狗就这样善良忠厚生物,你给予它一分情,它便会还你十分爱,你无足轻重给予,它却会一直记着,并且尽己所能给予回报。

特洛斯蹲身,接过磨牙棒用力一掰,分一段超级大块和一段指节那么丁点,把小块抛起,张嘴巴接“咔嚓咔嚓”嚼得欢,另一根丢回给小狗:“谢啊!”

“汪!”得到回应小狗开心叼起磨牙棒,啃得特别开心。

身披斗篷卡戎看到这一幕,居然弯身,非常熟稔把小狗抱起来,小狗也不抗拒,似乎早就习惯搂抱。

而甲板流浪动物小小灵魂,也都非常自觉走近卡戎,那可爱小折耳猫还亲昵去,在卡戎垂落在斗篷磨爪子,另一胖乎乎短毛猫还大模大样跑到斗篷来翻肚皮扭来扭去……

骆赛不由得些担心那瘦小猫咪。尽管它爪子虚空存在,但它爪子蹭刚才连类亡灵都随手丢神祗!

卡戎也感觉到斗篷难以察觉却又确实存在灵魂重量,侧过脸,冷森目光落在两猫咪

骆赛赶紧为两小猫解释:“卡戎先生,请您谅解,其实猫咪磨爪其实它们天性,并非它们喜欢调皮捣蛋搞破坏,继承祖先遗留给它们意识,猫咪指甲间汗腺,能够散发自己独特味道,在物品磨爪子盘占为己。”

“喔……原来这样。”冰一样瞳孔中,生命火焰温度,而这温度并不炽热,甚至可以说带着温暖。卡戎没再移动,竟然任由猫咪在斗篷玩耍。不动,猫咪们自然玩得更开心,其猫咪狗狗们好像也习以为常来,围在卡戎身边躺躺,耍耍,特别其乐融融。

“……”

特洛斯看一眼骆赛错愕神情,忍不住嘴欠无比揭穿卡戎底:“医生,你不用担心啦!卡戎最喜欢毛茸茸小可爱,这些猫咪狗狗都从岸边捡!以前还觊觎帕彼,还想去老哥窝里面偷走帕彼带回家,后来被老哥发现,差点脑袋被咬掉。”

卡戎眼睛里生命之火动摇般晃晃,艳色嘴唇嘴角止不住抽动

“俄耳特洛斯,你想船自己游去彼岸吗?”

“切,你敢丢我去,我一把狱火烧船信不信?”

“船可以随便烧,反正这哈迪斯大游船。”卡戎对于特洛斯威胁全不在意,看向骆赛,“医生,你刚才保护它们,我很感激。”尽管神情肃穆,眼神冰冷犹如冥河河水森寒,可身边围着各种萌宠导致这位一言不合就把亡灵丢冥河摆渡者看起来冷霜指数严重滑。

“为表示我感谢,这给您谢礼。”卡戎抬起手一翻,指间出现一小撮金色光亮,原来一支金色树枝,“这冥后珀耳塞福涅花园中折金枝,拥它,可以免费乘坐我渡船。”

“……”

医生囧囧接过那支金光闪闪小枝条。

这……算冥后特制终生免费过河VIP券吗?

就算免费……也不需要!谢谢啊!!

游轮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靠在,卡戎冷森,终于露出一丝堪称瑰丽笑容。

“骆医生,欢迎您次再来乘坐我们冥河渡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