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02

小说:诺亚动物诊所病历记录簿(第六季) 类别:惊悚小说 作者:live 字数:4414

118-02

“您怎么……滚到里来?”

圣甲虫凯布利带着无比惋惜语气:“作为伟大太阳,我听到狱深处呼唤。尽管无比惋惜,您已经无法再次沐浴在我推动晨阳之下。因此看在曾经为我治疗,所以我特跟车下来趟,为带来最后缕晨阳。”

喔,真太感激!辛苦您把晨阳都带到狱给他看上眼,好让他安心上路意思?

靠!!麻烦您睁开您钛金属虫眼看清楚啊!凯布利大,他还个活蹦乱跳大活人,怎么再也无法沐浴晨阳呢?!

等给那条大肥蛇看完病,回去之后,每天早晨他都调闹钟起床爬上诊所房顶看日出!!沐浴晨阳什么,他还脱光晒太阳怎么滴?!

可惜凯布利只能推太阳,并不具备窥视人心能力,不然话,肯定会看到个草原狂奔羊驼向他冲来:“骆医生,怎么还在里徘徊?难道说没有死接引吗?太不应该。”凯布利作为名古埃及祗,他当然清楚在古埃及文化里死亡旅程如何开始,“放心吧,我会亲自安排引领!阿努比斯!”

啊?!等下!!!

不需要么客气啊!

圣甲虫召唤声中,空气中温度骤降,阵阴风从平底卷起,灰色真理平原上,突然出现条像立体成像般半虚半实石头道路,以石条铺筑,宽阔齐整路面,间隔间甚至还无比奢华铺设以金箔或者银箔包嵌石板,道路两侧密排着古埃及圣羊像,大概文明和财富都最鼎盛时期古埃及王都路面。

马匹鸣叫声响起,辆两匹高头骏马拉着黄金双轮战车突破虚空,胡狼头埃及祗驾驶着战车,席卷着阴风,从埃及冥界王城大门冲出来,向他路奔来。

“来。”圣甲虫凯布利非常友好提醒骆赛,“骆医生,赶紧把心脏准备好,待会阿努比斯会帮下。”

“……”

请问要怎么准备?!

骆赛瞬间觉得自己小心脏抽抽。

凯布利见他愣住,觉得他应该解死后事情,啊,也对,毕竟都次死,谁也没个经验不?于非常耐心给他解释道:“,人类死亡之后,必须通过考验才能接受洗礼。待会阿努比斯会将心脏,跟公正与秩序之女玛亚特羽毛同放在杆天秤上,如果心脏比羽毛轻,证明个无罪人,灵魂清白,将获得永生资格。”

永生咱不多想,能早点回去晒太阳可以

“但如果心脏比羽毛更重,那么说明灵魂所担负罪孽太沉重。那时候,心脏会被鳄鱼头部、狮子身体还有河马后腿阿米特所吞食,被吞掉心脏不能进入天堂雅卢。”

“骆医生,好久不见。”此时胡狼头已来到跟前,优雅跨下黄金双轮战车,他手里提着杆黄金天秤,秤边已经放根柔软又轻盈鸵鸟羽毛,瞧那重量,简直微乎其微压下去丁丁丁丁丁丁点。

把心脏放上去能比条羽毛轻?!不科学!!!

阿努比斯向他伸出黝黑大手,洪亮声音,带着自古至今,判断人生功过判断公证:“记得我曾经给予根羽毛,现在,可以拿出来,为心脏重量加码。”

“……”

他能说那根羽毛他给拿去当逗猫棒使,还被脾气不好猫咪给挠坏吗?

说他原本没考虑过自己会遇到阿努比斯啊,算真挂,来收到他必须不胡狼头明,至少也中国黄牛头或者河曲马头那种吧?!

“难道说……您忘带?”阿努比斯皱眉。

“抱歉,医生灵魂属于我,不必接受审判。”狱双头犬从石头上跳下来,他传说中自狱而生上古恶兽,他看上灵魂,算主宰着人类生死也不能跟他争抢。凶恶双头犬颗脑袋“呵哧呵哧”喷吐着漆黑焰火,颗脑袋嘴边滴落含有剧毒唾液在面上像硫酸腐蚀般留下个个起泡坑洞。

然而古埃及祗与古希腊祗之间相隔中海,他并不特别解对方文化,像俄耳特洛斯觉得颗脑袋胡狼头祗,手里还拿着个奇怪秤,口口声声要挖医生心脏古怪家伙完全在找茬儿,阿努比斯对于面前头长两颗脑袋大狗也完全没有概念,然而被打断审判流程,埃及显得很不高兴,胡狼面孔变得狰狞起来,森森獠牙让人心生畏惧:“从来没人能打断死亡审判,即便恶魔!”

胡狼眼睛闪烁出幽绿光芒,如同在漆黑埃及沙漠深处中,觊觎着人类尸体以腐肉为食野生胡狼。在他身后古埃及王城虚影中,个个身形魁梧、身躯黝黑,脖子上胡狼头部,穿戴着古埃及战士服装阿努比斯面上浮现出来,像支被召唤死军队,人数庞大且无穷无尽,它目光凶戾,利牙森森,蠢蠢欲动着要撕裂所有阻挡在它面前东西,无论人,还

然而他面前怪物家族福耳库德斯嫡系后裔,最原始祗力量中诞生怪物——狱双头犬俄耳特洛斯,它喉咙震动,发出恶魔低吼,真理平原因为它咆哮而震动,灰色天空因为它愤怒而黑气盘旋,狱深渊处叫人战栗恶灵也停止切切细语。

凯布利对面前即将发生埃及死大战希腊狱双头犬戏码相当不以为然,它振翅飞上骆赛肩膀上,温和并友好安慰他:“骆医生,尽管死亡将爱犬分开,但也请不必太难过。”

骆赛忍不住看眼友好隔壁村太阳,拜托您睁开您眼睛看清楚可以吗?他那个表情看上去因为跟他家狗狗分开而难过,他家狗狗狱犬,下跟回家差不多,二,他不也都下吗?分开从何说起呢?

啊,不过,不能怪凯布利眼睛不好,人家鞘翅目金龟子科两眼睛复眼,大量呈六角形小眼面组成视觉器官,每个小眼面形成个像点然后众多像点拼合成副图像,要昆虫看人类脸色确实为难

骆赛斟酌下,认真回答道:“我国家有句老话,‘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您听说过,‘猫狗7年等于人1年’个说法吗?其实代表个普遍性,般体型中等、得到足够医疗保障狗狗平均寿命大约主人七分之。但其实也不定,猫咪和狗狗寿命跟人类有很大差别,甚至自己之间,不同种类和体型大小,也会影响到年龄老化速度。所以与它美好相遇,其实意味着要面对悲伤离别。大概也因为原因,所以在时间才显得特别珍贵。”

。”凯布利感叹道,“在我国度,人钟爱自己宠物。我臣民甚至会在火灾中奋不顾身去解救他宠物,即便那只猫,如果它不幸罹难,人会为它哀悼,悲伤得如同失去家人。臣民也都希望在来世仍能和它心爱宠物作伴。在他陵墓中壁画或者陵寝上,常常会看到他生前和心爱宠物游戏图画,那些陪伴他狩猎猎犬、他宠爱猫咪,会被世人铭记。”

“凯布利先生,您说得很有道理,毕竟对于离世宠物,确实需要认真处理。”个绕不过去话题,作为兽医,他也遇到过不少疑问,“有些主人会把宠物尸体随意丢弃,又或者找个方挖坑掩埋,但样做会造成环境污染,而且死去宠物很可能自身携带着病源,有传染给人危险,如果掩埋点不当,或者埋葬深度不够,也可能被流浪动物挖掘出来,绝对不主人所愿意见到。”

“那做成木乃伊。”凯布利扇扇它亮色翅膀,“人生不过个短暂过程,只有死亡才永恒。看在为我治疗功绩,我可以为爱犬安排永生旅程。”

“木乃伊啊……”

“喔,并不复杂。在我国度,主人会把宠爱动物制作成为木乃伊,让它保存完整遗体,只需要把身体脱水处理之后取出内脏,再涂上香油和松脂,用亚麻布包裹可以。如果您觉得有必要,可以带上《死者之书》、《门之书》几本沙草纸书卷,那将有助于爱犬起渡过冥府之行种种灾难,起到达芦苇。”

陵墓里面看到猫木乃伊啥,屎壳郎大人老觉得只两颗脑袋狗狗木乃伊觉得有点太惊悚

再说若在陵墓里看到那些咒语和图文内容里面发现有两颗脑袋狱双头犬大战阿努比斯德故事,完全关公战秦琼西方话版本,有点太超纲

虽说现代科技迅速发展,缩小空间距离,让世界变成球村,但隔壁村祗到处串门行为似乎也有点太离谱吧?!

“咳咳,也不不行……我也听说过有制作宠物木乃伊公司,但做法费用非常昂贵,而且手续繁复,至少要四到八个月时间进行处理。目前般来说,还选择火化处理会更妥当些。火化之后骨灰掩埋后不会造成环境污染,只要主人愿意,也可以留在身边。”

凯布利扇扇它翅膀:“看来人类想法,过千年依然没有改变,无论木乃伊还火化成骨灰,都仍然希望让宠物永远陪在自己身边。”

骆赛不由得去看自家宠物双头犬。

虽然看着很凶悍,可实际上内心深处却只敏感又温柔、忠诚又勇敢大狗狗,瞧瞧那边隔壁村祗带出来大部队,凶恶煞逮谁都得吓个屁滚尿流,可他家狗狗却寸步不让守在他身前,骆赛心中片柔软。

他轻轻叹息:“啊,谁都希望,陪伴没有期限永远。”

阿努比斯军队手中利刃铿锵响亮,狱双头犬咆哮震耳欲聋,为府和平……喔,不,为耳根清净,骆赛叹口气,举个手:“那啥,可以等下嘛?不好意思啊,各位,其实我还。”

“?!”

“?!”

太阳和死露出副:震惊!狱深处出现活人!!

“医生,还活着?”

不好意思啊,让各位失望

擦!!!算挂也不在啊!不要以为只有古希腊、古埃及狱才出名好吧?

大家都四大文明古国,咱上下五千年对设定那已经体规划成型,完成整体制度化建设,隔壁村那些制度不健全狱咱没兴趣下

骆赛无比淡定扶眼镜:“抱歉让两位误会。当然,我到里来有原因。”他耐心向两位震惊不已古埃及明解释下他活生生下原因,并表示自己非常确定自己心脏还在跳动,实在拿不出来放到天秤上跟条鸵鸟羽毛较劲。

听到骆赛竟然治疗身体不适翻身而导致凡间震甚至可能世界末日尘世巨蟒而到行后,凯布利和阿努比斯均露出……好吧,其实很难从只屎壳郎脸上看出它表情。

凯布利从骆赛肩上飞落到它世界顶端——橡皮泥上:“骆医生,让我非常惊讶。”它在橡皮泥上抖动下身体,像剥壳样,个跟它身体样大小圣甲虫壳完完整整落在面,美丽色泽块漂亮蓝宝石雕琢圣甲虫。

“为称颂壮举,我赠予枚圣甲虫护身符。”

此刻胡狼头阿努比斯恭敬双手捧起橡皮泥,圣甲虫凯布稳稳站在上面,尽管身体细小且真只屎壳郎,但在世界,它象征旭日东升太阳。

“圣甲虫护符将代替心接受审判,它能完全遮掩留在心里罪恶,让宠物获得永生资格。”

“……”

下,请不要么执着于非要他接受胡狼头死审判可以吗?!

对于圣甲虫好意,他真很难接受啊!

狱双头犬也对于获得隔壁村永生资格没有半点兴趣,特洛斯从牙缝呲出黑色焰火:“医生根本不需要永生,他灵魂都将永远受到俄耳特洛斯守护!”

俄耳扬扬脖子,在个时候,它跟它兄弟想法完全致:“即使死亡,也无法将我分开。”

阿努比斯深深眼希腊狱怪物,对于它连死亡都不放在眼里傲慢,却没有再表达出愤怒和斥责,他走上黄金座驾,把凯布利和它橡皮泥球放在红色丝绸柔软位置上,灵巧驾驶着马车转个方向,黑色胡狼头微微侧转,幽绿瞳孔闪烁着勘破生死智慧:“恶犬啊,死亡,只个开端。”

言罢,他挥动马鞭,马匹扬起前蹄,飞快拉动死亡使者黄金战车,带着阿努比斯军队向幽冥王城跑去,转眼间,像幻象般全部消失无踪。

俄耳担心看向医生,阿努比斯最后留下话语,如此让人不安,它很担心凡人医生会为此而动摇,毕竟几乎句来自死诅咒。

“阿努比斯……”骆赛脸色没有多大变化,他再度扶扶眼镜,冷光闪过镜片,“看电影看太多吧?”

对白怎么听怎么熟悉,估计美国拍得埃及木乃伊题材大片看多吧?

毕竟跟咱上下五千年恐怖片,能鬼辈出,各种生猛僵尸恶鬼……比起来,那种顶多飞沙走石,顶多明着蹦跳连血都不撒木乃伊真特别可怕呀……脑袋不狼头猫头也没有什么特别啊,咱二师兄还猪头呢!

“医生……”

俄耳还没来得及对于医生迟钝经感到无力,耳边响起特洛斯怒吼:“啊!!!!混蛋虫子!!!把我橡皮泥还来!!!!!!!!!!!!!!”

“………………………………”

要不截肢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