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剑火之下如屠狗

小说:我主运道 类别:惊悚小说 作者:步辙 字数:3658

不是陷入癫狂,而是进入了种境界,无情剑的影响再怒火的加持,让整个人的气势可以无视化虚境界的威压,的火焰燃烧,右手的无情剑换到左手,做个前冲的姿势,左手挥无情剑,右手已经锁定了阎主,瞬间放十几道巨大的黑色风刃。

哼!想用普通术法对付我?你还是太嫩了点!阎主说完,脸上虽然邪笑,但是心里可不敢丝大意,刚刚的仙器锁链都被斩成两段废掉了,谁知道小子还什么后招,即使没后招就凭着的无情剑就足以让自己头疼了。

魂之领域!开!阎主大喝声,身上放种无形的力量,个大概三里范围内到处充斥着种不可言喻的力量,力量可以使人的思维变得迟钝,可以影响到其神魂,如果不具备领域的修士踏入必死无疑!

巨大的黑色风刃进入到魂之领域的时候,风刃逐渐的消失殆尽,就在阎喘息的时候,已经步踏入的领域之内,只听轻喝声:剥夺!

任何能量现,也没任何征兆,三里范围内的魂之领域瞬间消失无形,任凭阎主怎样激发领域,就是没任何效果,种诡异的局面让慌乱了下,剥夺?真的被剥夺了?是什么术法……还是领域?

主虽然脑袋发蒙,但是根本不能丝毫停顿,因为又是几道巨大的风刃飞扑而来,虽然上面带着很强的威力,但是阎信心躲避开些风刃,毕竟不是仙术没压制作用。

嗡嗡嗡……阎主依次躲闪过了风刃攻击,但是还没等站稳身形,风刃居然现在的身边,种毫无预兆的感觉再次现,也太变态了吧!……把黑漆漆的大锤被掏了来,为了迎战不得已用了第二把仙器。

吴老太边在远处看着,边稳定伤势,她此时心里打定主意如果不是刻意允许她是绝对不会上前插手,她终于确定在种状态下,吴老太都要避其锋芒,而且很可能不是的对手。

就看阎主的反应就知道,刚才吴老太已经用了浑身解数,就是破不开阎主的领域,甚至那仙器锁链竟然隐隐克制了自己的长剑,但是就不样了,不仅废了的锁链仙器,而且逼迫了第二把仙器。

黑漆漆的大锤,在空迎风暴涨,体型变得了数倍,以锤头为心向着四外旋转,嗡嗡的黑光之下,跟来的风刃全部扫荡干净,但是与此同时把长剑也劈了过来,砰砰之下,黑色锤子被击打的停了下来,阎主脸色难看的,指黑锤,锤子的锤头立刻朝着的头顶压下。

此刻就感觉座大山的重物压在自己的头顶之上,人憋闷的感觉让心里更加压抑,手的无情剑立刻发道道黑金光芒,仰头看向那砸来的锤头,的火焰燃烧的更加剧烈,手上的无情剑向着头顶划,“刷刷刷”数十次剑影重叠在锤头之上,锤头每压下几分就被剑气弹回几分,而且上面的黑光已经现了明暗不定的光泽,要不了时半刻锤子就彻底失去灵光,变成废铜烂铁!

妈的!阎主居然不要风度的骂了口,也是拿办法了,各个仙器都被那把剑压制,而且独的领域之力居然被完美克制,要知道领域可是强者的象征,刚刚之所以能击溃吴老太那就是的领域足够强大,照样下去还怎么打啊。

主伸手抓摄之下,那黑色锤子被收回到手,可是刚刚握在手的时候,道剑气如影随形的跟了过来,阎主急忙用锤子抵挡。

铛铛……的攻击迅猛,根本不给阎主反应的机会,道道巨大的剑影如跗骨之蛆样跟随而来,阎主只能咬牙挥大锤被动抵挡。

说,你到底谁?阎主愤怒的大喊道

不说话,依旧疯狂的劈砍着,让阎主几欲疯狂,不甘心的继续喊道:你等等,我是仙域清风门的弟子,不想与道友为敌,你停下来切好谈!

刷刷刷!剑影继续攻击而来,阎主又化作股愤怒道:就算你是某个门派传承弟子,未免也太猖狂了吧,我……

啪……话还没说完,阎主手的铁锤忽然断裂,半道剑气直接突破的防御挥到的面门之上,随着声响那面具应声裂成两半。

主的真实样貌呈现在眼前,不像盼君曾经所说的是个老者,而是年人,只是人脸上长了圈灰色斑痕在加上丑陋的样貌使整个人的神秘感立刻消失。

主摸着自己的脸捋了捋自己蓬乱的头发,恶狠狠的道:很好!很好!是你逼我的!

说着话的时候,脸上的那种憎恨和恶毒的面容实在让人不敢恭维,但是已经完全忽略的话,什么狠毒的话听过啊,毕竟现在还处于种境界当的目标就是斩杀掉位阎主。

哈哈,阎主刚笑着道:你以为我没还手之力了吗,修士最为引以为傲的是其术法,也就是你们凡界修士所说的仙术,阎主说完眼神森然道:血魂吞天!

个巨大红色血球从阎主手个巨大的妖魔虚影显现,眼幽蓝的眼神正充满暴厉的盯着,在阎指之下,妖魔虚影瞬间飞向着吞噬而下。

无情剑朝着那妖魔虚影剑劈下,妖魔虚影竟然被劈成两半后快速的复原,连续劈数道剑影,那虚影依旧如此不死不灭!

眼见着那虚影快要临近身体的时候,就感觉到种仿若临近了个拥着灵魂之火的地狱在临近般,让自己的身躯内的神魂都被炙烤样,如果让虚影吞了进去不死也是丢掉半条命。

收起无情剑,右手伸根手指眼带着种倨傲的气势,口大喝:指破山河!如今的指破山河可比当初强大了太多了,就像是个星星砸落大地样,带着往无前的巨大冲击了冲向虚影身后的阎主。

现的光点不仅强大,而且其上还缠绕着种搅动天地之威,又了腕甲的锁定加持,光点就像个巨大的光束从天空闪过,连天上的阳光都弱了几分。

主已经考虑不了太多,直接抛面小鼓,小鼓刚现,上面就散发声声震动的鼓点!层层波纹向着周围荡漾开来,个仙器小鼓虽然防御威力不是很强,但是般术法还是难以穿透的。

呲……只听到声脆响,妖魔虚影破裂消散,那么小鼓被捅破了鼓皮,道血线从阎主的后背射,哇的下!阎主吐大口鲜血,眼睛呆呆的看着自己胸前的拳头大的血窟窿,眼写满了震惊!

不!你竟然了自己的道!不!阎主踉跄的后退步,眼竟然升起了丝惊恐,长发已经遮住了的半张脸,让的模样显得更加狼狈不堪。

眼看着并不理会自己,知道再不逃走就来不及了,现在连术法都比不过,甚至还让自己牺牲了三件仙器,来不及心疼,阎主捂住胸口口慢慢的挤个笑容些虚弱的道:哈哈,让魅姬说对了,你的确是个变数,今日我就不陪你了等到日修为提升我再回来找你算账!

说完些,阎咬牙,口大口鲜血,鲜血漂浮在空静立不动,在阎手上法决变换,那悬浮的的滩血水竟然变化成了把血色的小刀,随着手指点下,血色小刀朝着空划,个虚空裂隙现,裂隙的那边不知通向何处,给人种极为陌生的感觉。

是阎主的精血所化,在遇到不可抗拒的情况下决不能使用个劈开空间的方式逃遁,只要钻入那裂隙之就安全了,可不是相聚几千里那么简单,此时阎主面无血色,但脸上依旧挂着微笑,狠毒的盯了眼后,就要钻入其内!

不行,不能让个老家伙跑了!吴老太不知什么时候现在裂隙不远处,刺柳剑想要给阎主致命击。

主见来袭,手上翻十几件法宝朝着吴老太丢了过来,轰隆声,十几件法宝爆炸产生的威力足以阻挡吴老太的脚步,吴老太现在五里之外,望着进入半个脑袋的阎主表情无奈的道:哎,还是让个家伙跑了!

可是吴老太刚说完,就愣住了,因为阎主的身子竟然停滞在半空之,仿佛根东西捆缚了的双脚样,阎主低头看,根若隐若现的细长的钩子正卡在自己的双腿之上,而在那段正是在的手上。

又是什么仙器?阎主震惊了,都不知什么时候那条长钩来到自己身前的,钩子真的可以算得上仙器了,只仙器才瞒得过化虚境修士的感知。

不不!阎主不甘心的喊了几声,就像是见了恐怖的恶鬼样,身体挣扎了几下,心下狠身体内的神魂竟然直接想要抛弃个身躯,用神魂离体的方式逃遁,但是……神魂只脱离身体七寸的距离,就任凭怎么挣扎就不能完全挣扎而

钩子竟然还摄魂的作用?仙器如果是我的该多好!阎主此时竟然露个想法,但是随后就露恐惧的眼神,因为前方的裂隙空间已经慢慢愈合了,而后面正沿着那长钩向着自己而来。

怎么办!怎么办!阎主在自己的心无声的呐喊着,终于在最后空间裂隙将要愈合的时候,飞入自己的身躯,顺着自己的大腿根部逃了来,逃来的只半个神魂状态,因为的脚步下竟然还被摄魂钩死死的锁住!

舍弃自己半个神魂逃遁!吴老太眼亮光,想要上前抓住个神魂状态的阎主!但是她晚了步!

因为的眉心处已经裂开了道口子,魔眼再次现,道红光直接罩住那道神魂,阎主在看到魔眼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完啦,连最后招神魂逃遁都办不到了,到底是个什么怪物啊,身上隐藏的手段太多太多!

最后个念头,阎主就被红光击的眩晕在半空,露满脸迷茫,就在想要动手结果的时候,盼君从摄魂钩上蹦了来,眼好像些迷惑,又些狂躁,仿佛个人自己曾经见过样,就好像是自己绝世仇人样。

呲着小虎牙,盼君操纵着摄魂钩直接飞向那神魂之体,摄魂钩在空旋转舞动起来,盼君张开小口对着那神魂之体吸,就在阎主苏醒的时候,竟然发现自己的神魂已经变形了,朝着个黑洞洞的小口飞去。

呼的下!神魂整个被盼君吸入体内,小肚子慢慢的鼓起,盼君满意的打了个饱嗝,然后又打了个哈欠直接虚空躺倒消失。

摄魂钩再次回到手腕上,看向地面上的阎主的躯体,不带丝毫表情的拖住,身形闪就消失了。

吴老太震惊的看着,她已经无法用言语形容了,个小家伙现在怎么么变态,攻击强大不说,还只古怪的邪眼,还不算,竟然还培养了个灵器,还了得,许久之后吴老太叹息声,没追着而去,而是盘坐在地上恢复着伤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