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 大乌龙,大忽悠

小说:重生无尽世界 类别:古装言情 作者:太上l忘情 字数:4423

第四十八章、大乌龙,大忽悠

于是,瞬间我们人全部开始了极速冲刺。要知,虽然只是些75级左右士兵,但个世界人体力和暴发力那可是地球上,所以我刚才那瞬间脑子没转过来。如果照速度,差多五分钟达护河。

问题出在里,当我们刚翻过沙丘时,风云守护已经发现我们了,本来风云关是战乱之地,随时保持着极高警惕,看么多士兵突然出现。还以为是哪个开眼要攻打风云呢。哪里想几个人打下风云。直接吹响了防战战斗号角。

过,换成是我我也会当成了敌人入侵啊,你见过谁带着群人向着你市跑过来,嘴里还叫着“冲啊……”嗯?谁见过?

些混蛋们个劲地埋头往前冲,压根没管对面在干嘛。跟在后面我却是看得清清楚楚啊,在我们独立团些家伙埋头往前冲,刚接近五百米时,人家第波箭雨已经四十五度仰角准备好了,你们TM再往前冲个两百米要变刺猬了,防箭那都是巨型弩机,可是普通弓箭。

“卧槽,尼马,好像玩坏了。是要出大乌龙了。”我自语了声音。但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便看头上令旗往下打。可把我吓得轻。

“TM,完犊子了。”在心里骂同时,我运起全部灵力对前面吼:“独立团,远程防御阵型。”因为平日里训练习惯,也没管是什么原因,所枪盾营战士立马穿插变阵,直接将塔盾从背上取下来往身前砸。随后所人往塔盾后蹲下,整个过程只花了 秒多点时间。

也幸好只花点时间,因为在他们完成远程防御阵型瞬间,箭雨带着破空声来了。随后巨大反震力将前面两排塔盾打得连连倾斜。而且因为是巨型弩机,那威力实在大得些过火,我已经看好几面塔盾被穿透了,过还好,后面穿过去深,没人,两三个,伤了也重。我顿时大惊,弩机,竟然对我塔盾造成伤害,是平时攻击阵型用单手盾。但是,相对于我惊讶,墙上负责人更惊讶,第次见竟然抵挡住波箭雨而且没伤亡情况。

波箭雨被我们惊无险地渡过了,此时我们独立团所人都舒了口气。刚才那波实在太吓人了,箭雨过来,直接阵呜呜地破空声。

我们是舒了口气,但防那边可提了口气了。个个心里想着是哪路精兵。于是在令旗挥动中,墙上立马准备第二波打击。冲在前面独立团士兵们因为躲在塔盾后面,除了最前面排,其他人都还没看底发生了什么。我却看得清清楚楚。

于是急忙吼:“独立团,后防五十米。”

之所以说后防说后退,两个在我训练中意义是。后退是作防御,但目前形式,我怕对面真再来了波啊,刚才那波我感觉顶得些勉强。再来两下话我估计塔盾承受住。

对面看我们后退了五十米,再次把弩机上仰角度调整了点。是并没作罢打算啊卧槽。眼看箭雨要再次来临,我也些急了。

罗镖师行早已经被吓呆了。我看了看他,估计也帮上什么忙。于是便让独立准备迎接第二波冲击。果然,三秒,第二波攻势来临了。

过,次因为提前做好了准备,也做好了补救措施,虽然又好几面塔盾被穿透,但却没次那样伤人。

我心里大惊,弩机,比我想象中还要厉害。于是便让独立团又往后退了五十米。

墙上,所人都心情好了,心想,些敌人,强得些过份了,第二波攻势明明比第波要强,却但没奏效,还比第次差劲。

“他娘些人哪冒出来?换魔法弩箭,我还信了。”指挥官对着身边副官

“可是,主大人……”副官正要说什么,却被他直接打断,:“发号箭,通知主火回援,强敌来犯。”

要让我听我非打他可,你TM,哪只眼睛看强敌来犯了,老子TM才五百多人,脑子泡才敢拿五百人攻风云

我也看对面好像在换箭支,但没见过魔法箭啊,明所以。时罗镖师:“忘情团长,快跑,他们要换魔法箭,东西,普通盾牌挡。”

“卧槽,龙儿,快想办法。”对面换箭时间,我们肯定跑远,既然人家么淡定更换,那是肯定把握打中我们。刚好我从开始见龙儿脸淡定,便想她应该是招。

果然,她往前步,拿了个类似八卦小方盘子,往独立团防御阵那边上空扔,嘴里念:“天地无极,乾坤借法——御。”

我心中好奇,口决,怎么TM像是地球上啊喂?你确定没走错片场吗?

过我惊讶归惊讶,天地无极玩意,虽然来个世界,但效果还是那么神奇。只见龙儿几个手印捏,随着最后个“御”字音刚落下。独立团防御阵营顿时被个如薄膜般罩子护住了。在护罩刚完成之后半秒。第三波箭雨来了,箭雨再带着破空声。但却每支都带着青色尾焰,看似听着无声,却比之前普通箭支速度更快。

我甚至看了对面墙上士兵开始咧嘴笑了。过,次显然要让他们失望了。只见所箭支在撞上龙儿布置那层防御薄膜罩子后像是入石头入水样,激起阵涟漪,然后,然后没然后了。所箭支在接触防护罩瞬间,像扎进水里然后都见了。见被弹开,也见击破防护罩进入里面空间。

此时墙那边已经被吓懵了,还打个锤子啊,浪费了几十万支箭,别说灭了人家,似乎连人毛都没摸

于是负责人很果断地停止了再次攻击。但也没放松警惕,相反,更警惕了。他吩咐:“快,快去再发急援号箭,来敌太强。”

而我们边,看对方打了,也没了动静。其实,独立团人也被刚才龙儿波操作给秀了。

“卧槽,个厉害,教教我?”我看着龙儿,感觉是个宝贝疙瘩。过,好像,更宝贝?好吧,我承认我点势利了。

“我教了。”她看了看我,然后:“是师傅给我阵盘,我只是启动而已。”说完又捏了几个手印,叫了声——收。那个她说阵盘被她收了起来。

玩意,叫什么?”我很好奇地问好奇吗?么强防御,我心里越级想要啊?

她收起阵盘:“是天罡三十六阵中小挪移阵。将攻击转移。”

“在呢。”她说完拿出只巴掌大小袋子。

次我也被玩懵了:“啊?”我时间没反应过来,随后想了什么,:“你是说,刚才那波什么魔法箭,被你转移里面?”

惊讶,我看过空间戒指,但却第次看空间袋子。东西,对我来说,比空间戒指更吸引力啊,毕竟,我是在地球上华夏长大嘛,华夏神话中,种东西那是连神仙都流口水宝贝。

“是啊,是师傅给我小乾坤袋,装很多东西呢。”龙儿

我突然心生计。于是问:“那个,袋子装多少?”

她运转灵力,在袋子上摸了摸,:“像刚才那种量话,大约还装九次样子。”

“那,你那个阵法,还用吗?”我问她。

她点了点着,表示可以用,但停顿了下,又:“过,像刚才那样攻击,最多只再承受两次了。”

次性还是可以修复。”我又问。

个是需要量来源是灵水晶。如果补充话,只要阵盘本身被破坏,可以直用。”

“卧槽,好东西啊。是灵水晶吗,掏得起。”我在心里想着。于是想个“借箭”办法。然后问:“我五千灵水晶,你看补几次。”

“五千话,补五次。”她话让我瞬间个趔趄。泥煤才叫烧钱好吗?是五千灵水晶,是五千金币老妹儿,你么淡定打击我?

过,算算,如果五千灵水晶,换那么多魔法箭话,那,应该亏。于是对她。来来来,些全给你,待会儿我们样,然后那样……

我把计划给她说了遍,她直接眼睛直了。心:“你样算是炸骗?”

我则是阴测测地走独立团最前面。然后带着他们往前走了百米。对着:“刚才是哪个孙子射老子来着?啊?”没错,我准备给对方来个大忽悠。

对面见人出来对话,负责人便也站出来,对着我大叫:“你是哪个部分……”

我可让他给问了,主动权得拿在自已手里才好办事是?便:“你管老子哪个部分,我问你,为什么无缘无故放箭吓唬老子?当老子吓大?”

个,那个,也许是个误会……”负责人又答话。

等他说完又:“去你大爷误会,来来来,你站那别动,我让我人给你来三波,然后再给你说是个误会。”说完我便让弩手营士兵作势欲放箭。把他吓得轻。连连事好商量。

其实我只是吓吓他,我墙下面呢,六七十米高,又三百多米远,我手 弩哪够着?而对面估计也是被龙儿刚才那波操作给搞懵了,会儿还没反应过来,等他们想通了,还怕我们搞毛线。

过我正是趁他们还没想明白才样玩,明白了我还敢样?那找死了。

“怕位老兄,事好商量,好商量。”他边对我边说,边又在对旁边 人问:“哪了。”当听说主正从冰封雪域那边往回赶,还需要至少半个小时时。他脸都开始绿了。真是日了狗,平时别人防守时屁事没,他靠关系站位置上,本来只想装个B玩下,鬼知从哪冒出些如此可怕敌人来啊?好想哭。

但偏偏还激动,还得跟对面打马虎。怎么也得撑主回来啊,对面看似只五百来人,但连魔法箭弩机都打动,那我三万人怕是够人家玩了。看人家那面又面铁墙,还那些弩手,么远,都感觉对着自已,浑身发寒。“行,今天天气怎么点冷,我要去添件衣服。”他样想。于是便让副官看着他往墙墩子后面靠了靠,似乎还放心,又脖子伸了伸,问副官他。

当得副官再三肯定说射时,他才舒了口气,让副官指挥,他先坐会儿。

我见墙头迟迟没动静,还以为人家发现马脚了。正着急呢,时副官头伸出来,:“位将军,刚才真是误会,我们主很快来了,会我们给您歉你看行?”

“你们主去哪了?”我问。

:“我们主带着所精兵去冰封雪域查探敌情了。”副官

原来如此,我说,风云怎么么差劲,也太TM蠢了啊?你TM,样把自已底给交待了?

负责人刚松了口气,听副官样对敌人说,直接气得跳了起来,连连踢他几脚骂:“你TM是是脑子进水了?我让你拖住,你把什么都给别人说了,人家知我们精兵里,得直接打啊?”

“可您也没说啊二少爷,再说了,我平时给您跑腿拎东西,我哪会些啊。”副官哭着

“哎……真他娘倒霉,破事怎么叫我给遇上了?现在该怎么办呢。“负责人越发慌张。

我吼:“人听着,鉴于你们先攻击我方,吓我们了,现我要求你们立即给予我方赔偿精神损失费,每人万金币,另外答应我方个条件。”

墙上听说商量,立马来神了,但听说什么精神损失费,个个满脸黑线,你们TM毛事没,应该是我们要精神损失费吧?所士兵样想着,但那负责人却是连什么条件都听,直接答应了。让所士兵阵错鄂。是,哪来混蛋指挥官啊?男人点?大了再干架。死了也 人啊?可惜,他们只是士兵。

“卧槽?风云钱任性?我是是应该多提点要求?”我在心里

其实,哪是钱任性,只是那草包太怕死了,要知万,我五百五十多人呢,得多少钱出来?够养活三万士兵人个月了。

“来来来,我们先说钱,先把要求完成再谈。”我趁热打铁

位好汉,您说,我们定答应。”那负责人感觉已经可以废了。要我是主,我铁定立马拉下去先打他几百军棍再打几百,打死为止。

“很简单,你们刚才第三波射我们箭,同样数量,再射我们十波。”我手挥,自认识霸气

“啊?是什么鬼要求?还让人打自已?确定脑子没起泡?”于是苦着脸他:“位好汉,您别开玩笑了,我真知错了。”

“谁TM跟你开玩笑?我身边位,是我神级阵法师,说想检验下她新研究阵法,让你们打打,少给我在叽叽歪歪,再啰嗦信信我打你?”等我说完,我弩手营姑娘们很配合再次把弩举了起来。

“得得得,好汉可是您自已说,伤着了我可。”他说完立马让人装魔法箭。然后第轮很快发射;接着第二轮、第三轮。刚好像龙儿说,三轮兵力护罩消失。是需要补充力了。

而对方看护罩突然消失,顿时激动了,便想着时候举搞死下面五百人啊。于是指挥便准备下令立马发射。但被副官拉住:“二少爷,可啊。”

那负责人又给了他脚,但他立马爬起来,拦住他:“二少爷,您可别忘了对面神级阵法师,是我们从来没见过高级阵法师啊,防护罩消失,铁定是他们故意做样子给我们看,想让我们打他,然后好找借口啊。”

“哎呀我妈啊,还好你提醒了,差点把自已给玩死了。二蛋啊,你副官,可以。”指挥连连拍胸

补充好量 之后,护罩再次升起,我:“那什么,刚才我阵法师在研究改进,你们很好,没偷袭,然现在你们全都死了。下面,继续。三波后停。”

可把副官乐,“二少爷你看,我说对面在考验我们。”

“是啊是啊,还好你。那我们继续吧。”要是让我知真相,我得笑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