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章 林月盈

小说:盗幻天机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本源规则生命体 字数:3609

王生哲走后,那几蜡烛逐渐燃烧融化,点燃了周围的帘帐,逐渐由小火变成大火

话说扫地宅男从大雄宝殿逃跑之后,一路向藏经阁跑去,而远在藏经阁的方丈听了加特林的声音,也连忙向大雄宝殿赶

只可惜,边的战斗早就已经解决了,从加特林的声响结束,王生哲就出了十招,前后过去过几呼吸,就算先天高手也没那么快赶过

最关键的扫地宅男从大雄宝殿逃出的路上撞见了灵鹫寺方丈,然后就将一行拦了下,加特林的威力他可亲眼所见,他万万能让过去的,一群后天境的渣渣过去就送死!

样机缘巧合之下,大雄宝殿的蜡烛就没收拾,于火灾就样发生了,当然,笔账肯定要算王生哲头上的!

……

对于灵鹫寺中正在发生的一切,王生哲肯定知道的,即便他知道了也会在意,只要那老和尚傻,就绝对会让灵鹫寺找王生哲的麻烦,毕竟加特林的威力他亲眼看见了,当初风清扬也如此一般直接被吓了,扫地宅男自然也例外,他同样也被吓了。

其实他们知道的,王生哲本就没想怎么动手,王生哲之所以将加特林收起的原因,并他仁慈,而加特林玩意儿太费子弹了。

王生哲的钥匙空间虽然现在已经得了一定的扩大,但仍然很限,他根本就没带太多的子弹,想要拿加特林一扫一大片太可能了!

那些现代化的热武器,王生哲带着也仅仅只应急而已,万一得罪了皇帝,些东西就他最坚强的后盾,所以他根本就舍得用。当然,最重要的王生哲压根就没想杀,否则那老和尚岂能逃得掉?

次灵鹫寺之行,王生哲的收货还算错,七十二绝技凡失传的都拿手了!过让王生哲咋舌的,七十二绝技一样都没少,倒让王生哲明所以。

过后经过王生哲潜心研究之后才知道,些武功少都补上的,并的七十二绝技。

原本王成哲修炼的道家功法,他对武功的理解也都建立在中华文化的基础上。佛教终究宗教,很多理解和术语都王生哲所差异,所以绝技对他并无太大的吸引力。他一次出动一方面想找点事做,另一方面他想起了七十二绝技之中一门菩提心法,专门克制心魔所用,正好可以拿过研究研究。

错,王生哲并没打算修炼菩提心法,他只想拉过研究研究,据他所知修炼菩提心法的前提就童子身。就尴尬了,王生哲自己都知道什么时候破掉的童子身了,可能十六岁,好像也可能十七岁。

自从王生哲重生归之后,他整都变得无拘无束,在一交加的夜晚,王生哲意外的捡了一失足,,失恋少女,然后就没然后了了,送上门的肥肉王生哲怎么会放过?

话说那女孩真的让无法理解,被男朋友甩了之后就作贱自己,王生哲和她滚床单的时候她还喊着家的名字,倒愈发激起了王生哲的凶性。更让王生哲惊讶的那女孩竟然还处女,王生哲嘴上叹息着,吃起客气。

事后王生哲也曾过把她领回家的想法,呐,时候就奇怪的东西。对于当时王生哲说,因为身躯和年龄的限制,年轻漂亮的女孩对他的吸引力简直大的无法形容。

更何况都会对自己的初恋一种别样的感情,无论什么会对和自己第一次发生过关系的同样也都着别样的感情。

从某种方面说,还真就王生哲的第一次,根本就!之后王生哲心中还真的就诞生出了一股“占欲”,只可惜王生哲想,家却想,家本随便找作贱自己的。

啊,真的很奇怪的东西!

王生哲,还记得那女孩叫什么着?林月盈,好像叫林月盈,事后他也调查过女孩,还在校的学生,年纪和当时的王生哲差多,当然,王生哲身体的年纪。

王生哲当时正在致力于准备自己的穿越基地,根本就没那么多时间去和一小女孩谈恋爱,所以也就微微关注一下,事后一穿越再回的时候就已经忘了。

次王生哲若想童子身的事,他或许永远都想起生命中还么一女孩吧!

“怎么了,公子!”

王生哲些失神的表情被细心的洛,每次都如此关键,王生哲正沉浸在回忆中无法自拔,若再过一会儿恐怕又要激起心魔!

“呼~”王生哲吐出一口浊气,回过神

,你说,你们些女怎么想?”王生哲一时也知道怎么组织语言,说出的话竟些生硬涩

“嗯?”洛秀眉一动,凝固在一起,仿佛融化之后的塑料突然受冷收缩,表情十分复杂,她还以为自己做了什么让王生哲满意的事呢

样的,在我年轻的时候,曾经遇上过一女孩,她当时就跟你一样大。”王生哲说“大”字时,经意间撇了撇洛那傲的胸脯,洛发觉露出一丝嗔怪的表情

“当时,那女孩被她未婚夫给抛弃了,于就去酒馆买醉…”王生哲一五一十的见过他和那林月盈的经历讲给洛听,而洛此时就倾听者,静静的听着王生哲的倾诉

“公子,如此知自爱的女子,想她做甚,平添烦恼吗?”洛的话让王生哲吃了一惊,他万万没种话,竟然能从洛口中说出

王生哲瞪着大眼,用十分理解的目光看着洛

“公子否觉得下贱,我一风尘女子什么资格说些?”洛咬了咬她的下嘴唇,心中似乎在犹豫,但最后还鼓起了勇气。

“没,只些意想!”王生哲回神道

“公子可知我们些沦落风尘的女子,心甘情愿至此的?”洛眼中闪着泪光,此番言语已经触及了她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啊,古和现代终究区别的,又愿意真心做“鸡”。现代女可以去当网红,当明星,再济可以做渣女,年纪大了可以找老实接盘,而在时代,前者戏子,而后者……唉!

“自从公子带出了那地方,公子的,死公子的鬼!哪怕公子叫去死,会犹豫半分!”洛带着啜泣,语气却显得坚定,也知道想起了旧时的经历,还害怕王生哲会对她产生疏远

同的时代还所区别的,现代的那些渣女,只要没最后的年纪,你把她带家里,她永远都会老实的!而洛样的女子,谁能带她出火坑,她就会死心塌地的跟着谁!

“好啦,好啦!你在我儿吗,谁要你去死了,你死了谁陪我?”王生哲语气柔和,将洛搂入怀中,擦掉她脸上的晶莹,一只手揽着姑娘的腰肢,仿佛永远会厌弃的抚沙着

“嗯!”洛轻哼一声,情绪也安稳了下

“嗯?”两坐下的熊猫突然发出声响,仿佛再也受了两煽情的话语,一只么大的团子,呆里呆气的,确实显得蠢萌可爱

“去去去,啃你的竹子去!”

“嗯~,咯嘣,咔嚓!”憨货心宽体胖,对于他说,世界上最吸引力的东西,莫过于些新鲜的竹子,虽然它们看起点小,也知道夜阳底对它施了什么法术。

,我还明白,她心里怎么想的呢?”王生哲柔声,如果在现代,恐怕就纠结问题的时候了,怀里搂着自家的媳妇,心里却想着别的女,最关键的还想法说了出

“哼,那种女什么好的,幸亏公子没将她领回家去,知道自尊自爱的女子,哪怕被千踏万骑那也活该如此!就算青楼里卖身为娼的女子也比她强上无数倍!”洛冷哼,显然他的心中也气的,而林月盈则正好成了发泄的目标。

王生哲也曾经爬过某高度,自然也懂得心术的,他也明了了洛的状态,大概…吃醋了吧…

时代,“娼”就女子下贱的代名词,如果说“妓”从某种方面上还受的追捧,就比如洛曾经就艺妓。而“娼”就完全在贱卖自己身体的女子,过虽然贱卖,但家也底线的,明码标价,童瘦无欺!洛,连种诛心之言都说出了,可见她生气什么程度!

“那种女值廉耻,幸亏公子没她的蛊惑,若被她勾引,一小心将她带回家中,若日子过得相安无事,那倒还好,一旦什么顺她心的地方,说得就会找什么野男勾搭成奸,时候还会使用毒计害你嘞!”洛附在王生哲怀里,言语之中对林月盈极其贬低,一双玉臂抱的却更紧了

王生哲心中大呼“WC”,他虽然明了了洛心中吃味,但却没么厉害,一番说辞王生哲,竟然都找地方反驳!听着些话王生哲,都由得想起了那首诗:

青竹蛇儿口,黄蜂尾上针。

两者皆可,最毒妇心!

王生哲想着首诗,由得就想起了,那一句一直流传的经典:“大郎,该吃药了!”

一想里,王生哲由得打了冷寒颤,他算什么,多疑么?王生哲安慰了一下自己,《水浒传》的情节小说杜撰。

武大郎和潘金莲原本一对恩爱夫妻,潘金莲也好姑娘,只因为武大郎表面拒绝了损友的求助,然后损友就和西门庆就处散发武大郎的坏话,最后一下就被写了书中,出了一次大名。事实上武大和武二根本就时代的,武大郎,也根本就宋朝

故事告诉我们,交友要谨慎啊!

,莫要胡言,此等诛心之言你怎么能说的出口?”王生哲回神,脸色板了起

“公子,我…”洛娇躯一颤,方才意识刚才的那一翻话,岂会给王生哲留下好的印象?她刚想要抬起头,却被王生哲死死的搂着挣脱得。

“好了,以后要说些话了!”王生哲的语气又变的柔和,似乎觉得自己刚才的话些重了

,公子!”洛敢反驳

,你知道吗,男会对和自己第一次做那种事的女一种特别的感情,所以刚才我的话可能些重了,你要怪我,好好?”王生哲前面的话还些严肃,之后的语气就些恳求了,就像在商量一样。

“…嗯!”洛还想说什么,但张开嘴又知道说些什么,只好泄了气“嗯”了一声,眼神呆呆的望着一方向,知道在想些什么!

“呼~”王生哲做了一深呼吸,想想刚才的事,他禁觉得些好笑。

原本王生哲只因为观看菩提心法,然后想起了修炼菩提心法所需要的条件,然后又联想了自己破身的事,在内心的记忆深处,勾起了那一朵起眼的浪花,然后又引起了一系列变化!

如果王生哲没亲身经历些变化,从一练功回忆,再关于林月盈的争执,从外在看的话,怎么看都像扯淡!

可关键的种事还真的就发生了,无巧成书,世界一本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