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突如其来的杂役

小说:奈何红颜归如梦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南山南岸 字数:1102

云夕眼睛里发红问:“让我看看胳膊。”

云夕把撩开,白皙胳膊都是红色伤痕,有以前也有今天,这是兰惯用计量,打在胳膊,每当胳膊泡在水里,那伤口就更疼,时间久便会留下隐疾,到春天,胳膊就会奇痒无比,云夕看胳膊心疼泪来再也忍不住下来。

洛见状忙:“好姑娘,别心疼我,我好日快到,这点伤算什么。”

云夕抬头疑惑眼睛。

洛笑嘻嘻:“还记得我给那个馒头吗,现在是回报我时候。”

云夕斜腻:“放心吧,我不会让饿。”

晚饭时候,云夕在裙里藏两个馒头,浣衣坊女孩们为方便干活,穿衣服袖都是紧,自然不能藏东西,于是洛就自己发明个袋,把袋系在腿,趁人不注意时候就把馒头放在腿里,云夕因为来古代这个月每天都很难吃饱,有又繁重活要干,这个月云夕瘦两大圈,藏两个馒头自然没人看得出来。

洛还在院里洗衣服,云夕等大家睡后,轻手轻脚起来,她走到院里,把馒头拿出来给洛,洛在吃时候,云夕就帮洛洗衣服,:“云夕,真好,我以后不会忘记。”

“傻丫头,说什么傻话呢。”云夕

“云夕,以后会知。”洛笑

云夕看她眼也不多做言语,低头帮洛洗衣服。快天亮时候衣服终于洗完,云夕趁大家还没起床赶紧回到,假装睡觉,鸡鸣时候女孩们起来干活,看见院洛正在凉最后件衣服。

从她里走出来,对众女孩:“我要去何那去商量元节宴事宜,们都老实干活,别起花心思。”说完瞪眼便走

云夕见兰,主动拿起盆,对:“快进屋睡会吧,这没睡,人哪能受得。”

洛拉云夕手靠在云夕耳朵边:“云夕,也没睡,对我好我都记得。”

云夕用手指点额头:“个傻丫头,我不困,手,快歇会去吧。”

这时其他女孩也都过来说:“是呀!洛,兰时半会回不来,快休息会。”

晌午兰回到浣衣坊,同兰起来还有两名杂役,这是除齐总管以外,云夕第二次见到王府,兰进到院直奔洛走去,洛此时正在洗衣服,见兰气势匆匆已经慌手脚,竟然还坐在原地。

走到洛身旁,把揪住衣领,只见兰挥,啪声,嘴角就已经渗出血来,院女孩都被这突入而来幕惊呆,云夕也是愣在原地,这时兰对身边两名杂役:“赶紧捆起来。”

那两名杂役来就给洛堵嘴,然后就是五花大绑架起洛,洛刚反应过来嘴里就被塞布,只能在那杂役束缚中挣扎。

眼泪刷刷往下流,自是知大事不好,云夕也已经反应过来,云夕看见洛这个情况,也不顾明哲保身就扑到洛身,这边拽洛生怕她被拉走,边又用哀求语气问兰:“洛怎么要这样对她,洛昨天没干活是不对,但也罚过她,求洛吧。”